李静睿:何伟之后

何伟之后是中国内容行业「井喷」的时代,然而又是最虚弱不堪的:

当何伟再一次静下心来描述一个国家和它的国民时,中国媒体正经历下坠式衰落,自媒体和创业成为潮水的方向,这当中有制度的限制,却又绝不仅仅如此。在当下的语境中,一个记者停留于记者的身份,几乎就是承认自我的失败,人到中年,谁愿意自己意味着失败?这其实就是何伟所写:“在西方,报纸上讲述中国的文章总是着眼于巨大的变化和政治的东西,他们甚至也会根据农村地区发生的一些抗议行为,来强调存在着不稳定的风险。但是,根据我的所见所闻,这个国家最大的焦虑却是极度个体化,极度内在化的。”消费主义没有什么不好,但——恕我直言——当一个国家的媒体精英潮水般以投身消费主义的工作为人生理想,我们每一个人最终都将为此,付出我们其实付不起的代价。


我编了几个时尚圈假新闻,并假装成新锐时尚媒体记者去上海时装周找人聊了聊

Vice 的记者用几个假新闻随机采访了上海时装周上的男男女女,其结果非常有趣:

是时候结束这一切回家了。我享受着一整天由伪装的“先锋时尚媒体特约记者”身份带来的飘忽忽的自我膨胀感,竟然开始对之前嗤之以鼻的“时装周爱好者”感同身受:穿平时不会穿的,拍平时不好意思拍的 —— 反正在时装周这个大型荒谬剧场,有太多人愿意跟你一同膨胀。


中国富二代移民:父辈的财富和漂亮的兰博基尼

你所不知道的生活:

一些中国移民认为超级跑车并不是好的投资手段,因为其价值随着时间而缩水。“花50万美元买上两块手表或一些钻石更好。”23岁的戴安娜·王这样说道。作为一名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生,她拥有30多个香奈儿包和一块价值20万美元、镶满钻石的理查德·米勒(Richard Mille)手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