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产、性工作者与女权

玲珑:那一声清脆的中产梦

在许多用户看来,这种重视女性,高度集中自我的方式正是吸引很多人使用它的原因。“以前被男权社会压抑了那么多年,被父母禁锢这么多年,现在我想要自己的空间,我想要自己的房间,我想要自己讲话的地方。你们来我这里,你们要瞎讲就给我出去,我能把你删了,我能把你折叠了,我能把你灭了。”玲珑用户陈冠丹说。


[“性都”的女人和男人](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yMDAzNjA4Ng==&mid=404492002&idx=1&sn=7d35473a7adce09f2e0d0b8e0e5a0fe8&scene=1&srcid=0313DQ5tQz8dV1z669mQ6mLf&key=710a5d99946419d91d0753854e0b1a09db7ccbf1a437118a9898a8153e9794240049e6c996dd9d30b02950a47025279d&ascene=0&uin=MTAxNTI3ODc0MA%3D%3D&devicetype=iMac+MacBookPro12%2C1+OSX+OSX+10.11.4+build(15E65)

“有的时候我跟自己说,妈的,这样子天天伺候人,妈的,哪天去找个鸭子来伺候我。”阿简的一个同事加姐妹是天鹅湖一家酒吧的“超级VIP”,上12点到零点的班,每天下班准时去酒吧“放松”。

阿简跟着去过一两回。500块钱,从穿着不同风格服装的一排男孩里挑一个,让他干吗他就干吗,“可以猛灌他们酒”。灌趴下咋办?“趴下就趴下了。”

想了一会儿她痴痴地说,“妈的,要不是太贵,真想天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