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ad、Apple Watch与新闻业

就在全球科技媒体与果粉果黑们对即将于本月下旬发布的两款苹果新品——新MacBook与Apple Watch翘首以待时,有一款苹果的旧产品默默地度过了五周岁生日。它就是iPad,一款已经有五年历史的电子产品,曾经被新闻业视为「大救星」的产品,如今早已风光不再,而新闻行业在过去五年也经历了梦幻的破灭,如今在幻梦与新生中不知所措。

尽管iPad早在2010年1月初就被乔布斯介绍给世人,但直到三个月后,iPad才真正上市,并引发一轮轮抢购热潮,仅在美国,苹果公司只用了25天就卖出100万台!

综合五年来的数据,Pad的出货量已达到2.6亿台,是目前为止苹果公司销量最好的产品。相比之下,目前iPhone的出货量为2.2亿台,iPod还不到7000万台。可从2013年开始,iPad销量便呈现出下降的趋势。如下图所示:

彼时的媒体行业,则把这款「大号」的iPhone视为新救星。老牌《经济学人》杂志将手捧iPad的乔布斯描绘成耶稣。

媒体大亨默多克对iPad赞不绝口:「我相信苹果iPad将领导内容消费的革命」,在说完此话不到半年后,默多克在iPad上推出一款「革命性」的产品——《The Daily》。

《The Daily》毫不意外的失败了——它的命运似乎在一开始就注定了。看起来,这款杂志实现了无纸化的发行、没有印刷费用和运输费用,读者每日仅需支付14美分就可以尽享的新闻大餐。但实际上,《The Daily》依然「坚守」了传统媒体的内容生产模式:数百人的机制团队;冗长的内容写作、协作机制;毫无特色内容定位……

从某种程度上说,《The Daily》几乎兼具了所有传统新闻行业的一切缺点。

五年后的今天,新闻行业其实又站在一个十字路口:一边是苹果即将发布(定义)的智能手表,另一边则是以Whatsspp、Snapchat、微信为代表的消息类应用。当上周《纽约时报》曝光其在Apple Watch的截图时,人们的确看到了这家百年老报为了拥抱数字化不懈的努力。

事实上,2010年《经济学人》虽然将乔布斯放在杂志封面,但依然冷静地指出一点:「平板电脑的出现能否挽救举步维艰的媒体企业?恐怕不能。」但如果媒体押宝智能手表,则将继续重蹈iPad的覆辙。这是因为,读者并不在乎在什么设备上阅读新闻,而更在乎与谁一起阅读新闻。

阅读(聆听)新闻的媒介从未停止变革,从平面印刷的报纸、杂志,到无线电广播再到电视,以及如今的PC、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然而读者对于新闻的需求却没有本质上的变化——发现与分享。本质上说,如今在社交媒体上讨论一条新闻与几百年前在咖啡馆/酒吧讨论新闻无异。倘若,新闻业看不到媒介变革与读者需求之间变与不变的关系,如何能赶得上硅谷公司各色硬件的制造速度?

而在十字路口的另一边,Snapchat正在重新展现新闻业的未来,至少是美国新闻行业的未来。美国科技博客 Re/code 认为,现在美国年轻人越来越难以在过去常见的地方找到,就像电视机前一样。但媒体公司与广告公司认为,他们可以在Snapchat找到这些年轻人。如图:


这或许可以部分解释《经济学人》杂志高呼「消息应用即将吃掉世界」的论断。那里有人,那里就有商机。再看看看社交巨人Facebook 在做什么。上月召开的F8 开发者大会上,扎克伯格推出基于其官方消息应用Messenger的平台功能,更重要的一点在于,Facebook 手上的牌不仅仅局限在Messenger,Facebook群组7亿人(去年11月刚分拆出来的功能)、WhatsApp 7亿人、Facebook 14亿人以及Instagram 3亿人。

五年前,谁也不会想到新闻业的巨变居然是从赫芬顿邮报、Buzzfeed开始的,而「大救星」iPad 则在走过一段「光辉岁月」后,陷入到智能手机与超级本双重夹击的尴尬境地。现在,新闻业的又要迎来新的巨变,无处不在的消息应用与「拥挤」的用户群,这又一个百年未有的新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