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本人工智能入门读物,《与机器人共舞》足够好了

本文系「一周一书」专栏,点击这里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今年开始,市面上的人工智能类图书开始有泛滥之势。但我不止一次地推荐这本约翰·马尔科夫的《与机器人共舞》,当然,如果有能力,我还是强烈建议去读英文原版,我一直秉承这样的观点:语言的每一次转换(翻译),都是一种加深误读和增加损耗的过程。

在乔布斯眼里,硅谷值得关注的记者不超过三个,史蒂夫·列维算一个,他写出了那边描述早期计算机文化的《黑客:计算机革命的英雄》1,布伦特·施伦德也算一个,他在去年出版了《成为乔布斯》一书,而另一位则是约翰·马尔科夫。

艾克萨森的《乔布斯传》里记录了乔布斯与马尔科夫的会面:

就在那天下午,乔布斯和《纽约时报》的约翰·马尔科夫见面。采访进行得很不顺利,但是最后乔布斯坐在他的Mac电脑前展示iTunes。“它让我想起了我的年轻时代。”当屏暮上出现了迷幻风格的屏保时,他这样说道。这让他想起了曾经服用迷幻药的时候。乔布斯对马尔科夫说,服用迷幻药是他这辈子做过的两三件最重要的事之一。没有这种经历的人永远也不可能完全理解他。

事实上,马尔科夫早已著作等身,这位《纽约时报》的高级科技记者已经观察硅谷发展超过 30 年,从早年的 PC 革命到后来的互联网泡沫再到 iPhone 引领的移动互联网以及现在的虚拟现实、人工智能,马尔科夫为《纽约时报》撰写了相当多富有前瞻性的稿件。而在人工智能,他决定用一本书来讲述,年初,马尔科夫还接受了机器之心的专访

与市面上被冠以各种「人工智能」口号的图书不同,比如被重新包装的库兹维尔,马尔科夫的这本书的书名非常低调。中文版书名《与机器人共舞》并未从英文版书名「Machines of Loving Grace」,然而这本书讲述的绝不仅仅局限在人工智能或机器人领域,其视角更宏大,以人物来说,涵盖了从计算机早期的天才科学家,如图灵、维纳,到 Google 、百度、FB 人工智能部门(研究)掌门人。

马尔科夫试图在人工智能历史发展过程中勾勒这个「古老」技术的轨迹以及对于人类的潜在影响,这也从根本上触及到所谓「人工智能」的真正含义:到底是延伸人类还是替代人类?

在 1948 年出版的《控制论》里,维纳有过这样一段思考:

如果我说,第一次工业革命是革「阴暗的魔鬼的磨坊」的命,是人手由于和机器竞争而贬值……那么现在的工业革命便在于人脑的贬值,至少人脑所起的较简单的较具有常规性的判断作用将要贬值……假如第二次工业革命已经完成,具有中等学术能力水平或更差一些的人将会没有任何值得别人花钱来买的可以出卖的东西了。

8 年之后的达特茅斯研讨会上,一群数学专家制造了一个新词「人工智能」,在当时年轻的麦卡锡眼里,「控制论」的发明者诺伯特·维纳是个夸夸其谈的讨厌家伙2,他实在不想与维纳争论。同时,麦卡锡也想避开「自动机」这个术语,因为这听起来似乎远离了智慧的范畴。几年后,麦卡锡在一篇书评中对被称为「技术的社会建构」的学术概念提出了异议,他煞费苦心地将人工智能一词与它那以人类为中心的根源剥离开来。 换句话说,一开始,麦卡锡的「人工智能」并未考虑其对人类的影响。「到目前为止,人工智能圈子在绝大多数时候都选择忽视他们认为只是强大工具的系统带来的影响,规避了对道德问题的讨论。」

是否以人类为中心的争论也开启了这个学科或者领域长达半个世纪的割裂。这背后的逻辑是,人类研究人工智能到底为了增强人类能力还是为了让机器替代人类?马尔科夫的这本书针对这个冲突有很多详细描述,比如:

人工智能定义的世界与恩格尔巴特的“智能增强”理论之间的鸿沟已经非常明显。事实上,20世纪60年代恩格尔巴特造访麻省理工学院来展示自己的项目时,马文·明斯基就抱怨说,那是在浪费研究经费,这些钱充其量只能造出一些华而不实的文字处理器而已。
……
在已经过去的50年中,麦卡锡和恩格尔巴特的理论仍然各自为政,他们最为核心的冲突仍然悬而未决。一种方法要用日益强大的计算机硬件和软件组合取代人类;另一种方法则要使用相同的工具,在脑力、经济、社会等方面拓展人类的能力。尽管鲜有人注意这些方法之间的鸿沟,这场新技术浪潮的爆炸(一个正在影响现代生活方方面面的技术浪潮)将极力压缩这种分化,并防止反弹的发生。

这种理念的冲突随着 PC 走入寻常百姓家而逐渐宣告结束,PC、互联网对于人类智能的提升显而易见,也从根本上改变了人类工作生活的方式。如今,各家公司对于人工智能的研究和宣传,也极力渲染一种当年 PC 之于人类的重大意义。

马尔科夫对比了鼠标发明者恩格尔巴特3和艾伦·凯的观点:

恩格尔巴特认为,人类和信息之间的关系就好比是开车,计算机用户将可以在“信息高速路”上航行。与此相反,艾伦·凯坚持了麦克卢汉的观点,认为“媒介即讯息”,他预见到,计算将成为一种通用的、包罗万象的媒介,可以容纳语音、音乐、文字、视频和通信。

总体上看,马尔科夫是个非常乐观的技术观察者,他在最后这样写道:

从长远来看,技术进步对大家都有益。但是如果缩短时间区间来看,并非所有人都会是赢家。”或许值得一提的是,凯恩斯同样说过,从长远来看,我们都会死去。


  1. 这本书出版于 1984 年,也确立一套「黑客标准」。
  2. 事实上,维纳的人际关系很差,「信息论」提出者克劳德·香农也抱怨过维纳。
  3. 恩格尔巴特也是一位「人机交互」大师,1968年12月9日,恩格尔巴特在旧金山秋季联合计算机大会做了一次展示,时至今日,它还被称为「演示之母(Mother of All Demos)。

如果这篇文章让您受益,欢迎赞助一杯咖啡

输入您的邮箱,每周一期专属邮件

I explore,not expl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