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大方「开源」了 X 实验室的运维手册,反正你们也抄不会

Astro Teller 在 Medium 撰文介绍了 Google X 实验室的「登月计划运维手册」,这个实验室始建于 2010 年,目的是为了创造更多「登月级」的技术,换句话说就是要研发那些真正能改变人类命运的技术。X 实验室的创始人为 Sebastian Thrun,此君曾带领斯坦福大学的无人驾驶团队获得 Darpa 举办的无人驾驶比赛冠军,随后加入 Google,创建了 Google X 实验室,后离开 Google 创业,现在是在线教育公司 Udacity 负责人。

more

去年出版的《重新定义公司》一书里,埃里克·施密特(Google执行董事长)、乔纳森·罗森伯格(Google 前高级副总裁)也提到了所谓的「登月级」技术:

  • 这个想法必须涉及到一个能够影响数亿人甚至几十亿人的巨大挑战或机遇;
  • 这个想法必须提供一种与市场上现存的解决方案截然不同的办法;
  • 将突破性解决方案变为现实的科技至少必须具备可行性,且在不久的将来可以实现;

具体来看,正如 Teller 所言:如果你要制造一辆节省1/10油耗的汽车,你只需对现行汽车设计做一些改动,但如果你要造一辆每加仑油跑上500英里的汽车,你就从头开始思考。Teller 还表示,Google X更喜欢那些与「问题谈恋爱」的员工:

At X, we love new technologies. But technology is the tool, not the end game. If we catch ourselves spending a lot of time refining a new technology and saying, “This could be great for lots of things…someday” without an idea of how to make it so, that’s usually a bad sign. Instead, we want to fall in love with a problem, and aim to understand it so deeply that it becomes easier to find fresh new approaches.

我曾在《重新定义公司》的书评里这样写道:

坊间在谈论苹果、谷歌这两大炙手可热的公司时往往认为,由于乔布斯神一般的影响力,任何模仿苹果的做法都是徒劳,而谷歌的很多特性都可以学习,但事实并非如此。谷歌强大的文化认同感超越了对利润的追求,以「不作恶」为例,施密特回忆自己一个印象深刻的场景:当时有人在会议上提出一个旨在提升广告收入的方法,被一个工程师打断,并高呼「这是在作恶!」随后,该方法被否决。

上述举措使得谷歌符合早年德鲁克所奉行的「公司不仅仅是一个经济工具也是一种社会制度」的信条。另一方面,基于数据的决策机制、20%的时间制、交付迭代的产品研发模式,又是新一代硅谷公司的本质特性,传统的德鲁克思维与新鲜的硅谷空气,共同铸就了谷歌这家不可复制的公司。

在中国,外界常常将百度与 Google 做对比,李彦宏在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给出的回答是:「我们是实用主义者,而不是理想主义者。」


如果这篇文章让您受益,欢迎赞助一杯咖啡

img

输入您的邮箱,每周一期专属邮件

I explore,not expl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