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开玩笑了,社交网络并未改变世界

本文系「一周一书」专栏,点击这里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早几年看一部关于海盗湾的纪录片,名字很有意思:《TPB AFK: The Pirate Bay Away from Keyboard》。请注意片名后面的「Away from Keyboard」,这是影片中海盗湾成员反复向法官们陈述一个概念:现实生活与虚拟社会绝不是截然不同的两个社会,现实生活仅仅是远离键盘(Away from Keyboard)而已。

人类是社会性动物,无论现实还是虚拟,他们都需要社会性的组织存在,如果线下对应的是家庭、公司,那么线上对应的则是社交网络。在一篇《互联网城市的死与生》的文章里,作者 Plidezus 对比了现实里的城市与虚拟社区(社交网络)生死循环的规律:

站在今天,回望城市社区的发展和在线社区的发展,后者虽然历史很短,但其影响力和迭代速度已经远超城市社区的发展,对前者的反作用力也开始渐渐显现。拿美国的 Nextdoor 公司来举例,这是一个强调「Neighbors Social」的公司,基于实名制和实际住所的认证,能让同一个现实社区里面的用户对一些周边的突发事件进行关注和讨论;同时又因为基于地理位置,很多问题的发布更容易得到解决,比如寻找宠物或临时借用某样东西。这个公司目前已经完成了 D 轮 1.1 亿美元的融资,它对现实社区的改造也开始崭露锋芒。在线沟通极大地提高了现实社区中人与人沟通的效率,让社区中的人们结合得更加紧密。

Plidezus 套用了雅各布斯对于美国大城市发展轨迹的理论,而马修·弗雷泽和苏米特拉·杜塔则用一种异常冷静的笔调阐述了在线社区,或者说社交网络对于世界的真正意义,尤其是在现实社会与虚拟社会融为一体的今天,这本 2008 年的「老」书却充满了极富睿智的前瞻性解读。

img

两位作者首先提出了三大假设:

  • 身份日益多元化——Identity;
  • 地位日益民主化——Status;
  • 权力则日益分散化——Power;

从三个方面出发,两位作者做出了十分详解的论证,比如在身份层面,社交网络给予个体更多的身份象征,这与现实社会的情况不同,现实中的身份建立往往基于诸多复杂情况,如家庭、职位、国家、地域,这些复杂的因素却只会形成某个阶段相对稳定的身份象征。

而在社交网络里,个体的身份非常多元化,从一个头像到一个 ID ,传达出的是不同个体对于自身认同的重新定位和反思。阿兰·德伯顿在《身份的焦虑》里追溯身份的起源,大概自1776 年起,西方渐渐把经济成就同身份联系起来,「上层身份在许多人眼中是在世间所能取得的最美妙的利益。」

由于个体在社交网络中的身份非常多元,这也部分导致个体社会关系的变化——从强关系转化为弱关系——你的社交网络里可能有几万个所谓的「好友」,但绝大多数的关系都停留在你可能只能叫出名字和认出头像的层面。而当这种弱关系成为一个人社会关系的主流时,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呢?

再来看看社交网络如何让权力分散。马修·弗雷泽和苏米特拉·杜塔用了一个历史故事阐释背后的机理,这个故事就是中世纪圣殿骑士团的「消失」。1312年,教宗克雷芒五世被法国皇帝腓力四世施压,宣布解散圣殿骑士团。此一活跃将近两世纪的宗教军事组织,从此在欧洲主要地区销声匿迹。但弗雷泽认为,圣殿骑士团所谓「消失」不过是另一种新生,换句话说,从此之后,圣殿骑士团成为欧洲乃至世界最神秘的教会组织,他们通过各种方式进化为诸如共济会这样的组织,继续从事着自己「光荣」的事业。

因此,《社交网络改变世界》指出:权力天然是纵向结构,而网络则是横向表达。理解这一点很重要,人类自古以来,权力的形成机制都是从边缘向中心集聚的过程,这也导致权力的机构是有等级的。而网络尤其是社交网络,则对权力机制产生了巨大冲击。

比如近几年来的自媒体,这是一个国内特有的现象,在传统媒体式微、门户网站没落的当下,自下而上的自媒体群体让媒体权力机制发生了彻底变化。不管是前几年的「主编已死」的讨论还是如今各大自媒体平台的「xx号」计划,媒体权力机制分散后的内容生产模式、分发模式和盈利模式都在重构,这是一种「业余爱好者的复仇」

另一个案例,在社交网络横向表达与扁平化设计理念影响下,公司——这个过去两百年来最常见的权力机构也面临一系列的变化。曾有一位居部门经理职位的朋友抱怨微信的负面作用。从前是部门员工向他汇报工作,但在公司开通微信群之后,老板、各部门经理以及员工都在这个群里,公司老板对员工的投诉建议非常清楚,这使得这位朋友感到很焦虑,因为他将失去之前信息中介的地位。

这也是典型的权力分散化现象,由于本书初版于 2008 年,「阿拉伯之春」作为一个典型案例并未写入书中,尽管阿拉伯世界发生的一切部分意义上佐证了社交网络的巨大意义,但在另一个层面,随着现实社会与虚拟社会的融合,随着国家越来越多地介入到互联网中,社交网络的作用正在被弱化。伯纳斯·李就对当下处于垄断地位的一个搜索引擎(Google)、一个社交网络(Facebook)、一个云计算产品(亚马逊的 AWS)忧心重重。

2008年,美国总统奥巴马通过 Facebook 赢得选举的案例是诸多社交网络营销推广所提及的,但在 8 年之后,当 FB 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垄断姿态可以影响美国选举形势之时,「Facebook is no longer just a destination for virtual socialising but a media company that can shape public opinion」,其可能负面的影响也开始展现。

马修·弗雷泽和苏米特拉·杜塔指出,社交网络的出现堪比古登堡印刷机,甚至要比古登堡印刷机带来的颠覆作用更大。这句话只说对了一半,古登堡印刷机的确终结了中世纪教会的神话,也推动了一定意义上权力的分散,但最终依然延续着过往的权力机制。类似的情况,从报纸、广播、电视等多个媒介身上都可以看到,短暂的狂欢之后,一切如故。

《经济学人》的一份数据表明,相比于 2008 年,今年美国两党在互联网广告投入方面大幅增长,Facebook 与 Google 都是重点投放领域,尽管我们没有投票选出美国总统的权力,事实上我们没有任何投票的权力,但我们还可以做一件事,那就是祈祷这两家公司挣钱就好,不要干预选举。

当然,你我都明白,这只是一个奢求。


如果这篇文章让您受益,欢迎赞助一杯咖啡

输入您的邮箱,每周一期专属邮件

I explore,not expl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