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快手认识农村和看A片认识日本,效果等同

微信再现「爆款」文章,除了微信固有的传播途径原因,也切合了当下很多人内心深处的某个情结,这是一种被鲁迅文章放大后的情结——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新京报》1今天有篇文章分析的很好:

早在1934年,《中国农村》杂志发刊词就称,在近代史上,新工业和新都市的勃兴,是以农村被牺牲为代价的。整个中国近代史,贯穿着追求现代化的热情,也隐藏着农村社会式微的哀音。1990年代中期之后,中国开始着力推进城市化,城市被赋予现代文明的合法性存在,而农村则成为问题的同义词,城市化被看成解决问题的根本出路。但城市果真比乡村更先进吗?城市文化的确比乡村文化更高雅吗?

何况,所谓的视频里的农村底层,演绎的是人性推至极端化后的粗鄙,非生活之日常。我们大多数“城里人”尚且做不到如梁漱溟、晏阳初、黄炎培以及当今许多社会学学者一样,亲身实践搞乡野调查,但至少我们不应当天真(有时候天真等于邪恶)地以为,在视频里围观农村、指指点点是打开农村问题的正确方式。

把农村问题放到历史纵深里来看,城里人的优越感和拯救情结是一厢情愿的傲慢,若不了解历史的进程与现代化的冲折,再热切的悲悯,也不过是一场道德的化妆演出。


  1. 城里人,请收起你的“圣母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