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50年前讨论人工智能的书,再版三次一个字都没改

前段时间读了一本《论因特网》,这是一本原版出版于 2001 年,中文版出版于 2015年的小册子,但直到现在其豆瓣主页还几乎是空白。作者 Dreyfus 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哲学教授,对人工智能、互联网等技术发展造成的社会影响研究颇深。关于这本书,我只能说非常棒,会写篇4000字左右的书评。

今天推荐 Dreyfus 的另一本书《计算机仍然不能做什么》。这是一本奇书,先看看本书的架构

第一部分的标题是:人工智能研究十年,主要回顾了1957-1967年人工智能研究的成果——但更多地是讨论其中出现的重大方法论问题。
第二部分的标题是:坚定的乐观主义后面的假想,主要讨论了早期人工智能研究纲领中的一些假设,包括生物学、心理学、认识论、本体论,Dreyfus完全以一个哲学家的眼光来看待作为工程技术的人工智能后面的科学或形而上学假设。
第三部分的标题是:传统假想的更换,主要提出了人工智能应该从哪些方面来调整其假设,才能避免重大的方法论问题和走入死胡同。
第四部分的标题是:人工智能的范围和极限。主要提出了人工智能在哪些认识和实践领域可以发挥作用,哪些领域是受限制的以及人工智能的未来。Dreyfus认为在新的科学原理(认知科学原理?我姑且认为是这样)发展起来以前,人工智能就像炼金术一样。

本书出版于 1972 年,已经再版三次,最新一版是1992年,正文一个字也没动只是增加了一个序言,或许在 Dreyfus 看来,自 1972 年开始计算,人工智能的的发展仅仅序言就足以概括,而他书中正文所言的远景还很远很远。

来看看第三版时的序言

《计算机不能做什么》的这个版本不仅仅是出版商的变化和书名的微小更改,也意味着形势的变化。现在这本书不是提供在持续进行的辩论中的一种有争议的立场,而是过去一段历史期间的观点。现在20世纪快要结束,而这个世纪伟大的梦想之一显然也正在终结。差不多半个世纪以前,计算机的先驱阿伦·图灵曾经提出:使用规则和事实编程的高速数字计算机,可以显示出智能行为。这样在后来就诞生了人工智能。然而,经过了50年的努力,现在除少数顽固者外,显然产生通用智能的努力已告失败。这种失败并不意味着此类型的人工智能是不可能的,也无人能提出这样的否定性证据。但是至少在目前,或多或少已经证明:基于人类通过规则和事实产生智能的假设的研究纲领,已经走到了尽头,没有理由认为它会一直成功。事实上,对于约翰·豪奇兰德(John Haugeland)所称的好的旧AI(GOFAI:Good Old-fashioned AI),就是科学哲学家称为退化的研究纲领的一个典型例子。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就像 John Searles 一样,Dreyfus 遵循哲学批判原则,从一开始就在一系列宏观话题领域展开批判,这种从哲学层面的建构与人工智能工程层面的发展是非同步的,也因此,Dreyfus 对人工智能的批判也成为观察人工智能发展的一个重要角度,尤其是未来视角。


了解「I/O」从这里开始:《今天开始,一起「I/O」》

以下渠道,你可以第一时间收到「I/O」的最新消息:

  • 「I/O」 加入网页书签,随时去看;
  • Rss 阅读器订阅,如果你还是 Rss 用户;
  • 微博关注@赵赛坡,如果你还在玩微博的话;
  • 每周一期的邮件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