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一书之《1968 撞击世界之年》

这是一本关于年轻人行动起来改变世界的书[1],1968 年让全世界的年轻人第一次感受到「共振」的力量。埃兹拉·庞德(Ezra Pound) 曾说:

中年的乐事之一在于发现自己曾经是正确的,并且一个人在17岁或者23岁这种年纪时,远远要比自己所想象的更为正确。

img

这本书的开篇文字让我觉得非常耐读,原文这样写道:

The year 1968 began the way any well-ordered year should—on a Monday morning. It was a leap year. February would have an extra day. The headline on the front page of The New York Times read, world bids adieu to a violent year; city gets SNOWFALL。

本书是一本非虚构写作的历史作品。借用这篇书评1968, 冰与火之年 )来看看 1968 到底发生了什么:

1968年1月,切格瓦拉被美国CIA秘密杀害的尸体在拉美被发现。2月,美国以拳王阿里为首的民众掀起了反对越战的风暴。3月,英国激进主义者在格罗夫纳广场暴动。4月,黑人领袖马丁•路德金被杀,美国四十多个城市掀起了民族民权斗争的动乱大潮;两个月后,另一颗疯狂的子弹结束了肯尼迪总统弟弟罗伯特•肯尼迪的竞选之路。5月,法国巴黎二十多万巴黎人涌上街头,高呼反政府口号,大规模示威游行,后来局势恶化,学生占领学校,工人占领工厂,水陆空交通停顿,工厂停工,商店关门,整个巴黎陷于瘫痪。劫后余生的巴黎,街道满目荒凉,烧毁的汽车残骸到处都是,猫狗撕破的垃圾袋散发着阵阵难闻的气味。毛主席说“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这就是帝国主义和世界上一切反动派对待人民事业的逻辑。他们决不会违背这个逻辑的。”

但这一切只不过是预演,1968年最惊心动魄最悲凉的故事发生在欧洲中部,在捷克,在布拉格。

正如前文所言,1968 年实现了世界的某种互联,那是在前互联网时代,也是麦克卢汉的「地球村」概念刚开始传播的时刻,自此之后,技术带来的变革的确让世界连接起来,但颇具讽刺意义的一个结果则是:从此全世界的年轻人再也没有共同完成一件事。从这个意义上说,全球化、互联网更像是一个被伪装的工具,消解了共振的一切可能。

或许会有人指出 2010 年末到 2011 年的阿拉伯之春[2]、中东欧的颜色革命是 1968 年的重演,但在多个议题的背景下,以及国家、民族、宗教的交织中,反而削弱了抗争的价值和之后的影响,更像是大国博弈的政治牺牲品,这与 1968 年对世界形势的左右,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1. 1968  ↩

  2. 阿拉伯之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