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报》新闻主编 Katharine Viner 日前在一次分享中谈了对于新闻业现状的看法。

第一,社交媒体垄断了新闻分发的渠道,Viner 不无担心的说道:

more

The idea of the challenging wide-open worldwide web has been replaced by platforms and publishers who maximize the amount of time you spend with them and find clever ways to stop you leaving. That may be great news for advertisers and the platforms themselves, but it’s a real concern for the news industry.

更重要的一点还有,诸如Facebook、微信,其核心产品机制都是社交。这意味着这类产品与新闻固有操作理念和方法是不同的,举个例子来说,Facebook 不断调整算法的初衷是为了增加用户粘性,与新闻无关。

其次,付费墙与捐助。Viner你分享了一个有趣的事儿,她号召读者捐助而非直接通过付费墙(pay wall):

For now, I’d rather ask people to contribute money to help fund our journalism than demand it. I’m not theologically opposed to paywalls, but I believe it would be better to explore all the alternatives first

Viner 的发言让我想起之前看过的一部纪录片,《纽约时报头版内幕》 是一部 2011 年的纪录片,你会看到大洋彼岸新闻人价值观和世界观被技术冲击后的景象。

一篇关于该纪录片的评论 这样写道:

如《头版内幕》中被称为首位通过个人博客树立品牌而进入出版界的记者Brian Stelter,在我看来是个身份微妙的人。他追逐高科技,熟悉新媒体,一边进行电话采访,一边比对台式电脑上的数据和文字、双手忙不迭地在笔记本电脑上记录讯息,旁边还竖着一个ipad。他的生活离不开twitter,但他却在美国最权威的传统媒体《纽约时报》工作。他嘲笑自己的同事经常在中午谈论他前一天夜里就已经浏览到的新闻,但还是和他们一同捍卫着彼此相似的新闻理念和价值观。他提到他的一位大学时期的朋友因为纽约时报网站开始收费而放弃了纽约时报时说,“我担心年轻的一代习惯了任何东西都是免费的。他们认为免费是理所当然的,而没有什么是免费的。”的确如此,年轻一代习惯了一切来的都是那么迅速而轻而易举。选秀节目成就了更多一夜成名,互联网行业不断爆出年轻而富有的新商业巨头,电子产品飞快地更新换代,围绕版权问题产生了越来越多的争议。当大脑被太多神话和奇迹塞满,你不再去享受踏实积累、聚少成多的奋斗过程;当一切都非常顺利和迅捷地到手,因为代价甚小,所获得的也更不被珍惜且难以留存。围绕严肃话题的报道和文章被疏远,具有夸张噱头和娱乐性的话题却被不断传播。

输入您的邮箱,每周一期专属邮件

I explore,not expl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