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的一篇专栏谈及新一代的 Facebook 效应:Facebook是如何温水“煮”我们的

我们读的小说、看的电影、听的音乐也不例外,可怕的是,接触的思想亦如此。它们不会受到挑战,而是会不断自我证实和加强。通过给特定的博客加书签、将社交媒体讯息个性化,我们订制了自身消费的新闻和能够接触到的政治信仰,程度之深超过以前任何时候。这种行为决定了我们生活的色彩,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将生活中的色彩抽去,让它变得单调。

我们构建了一道精心打造的正反馈回音壁,将确信变为狂热,将热情变为狂躁,将与他人的分歧变为妖魔化对方。于是我们惊讶地看到,有一群Twitter暴徒一窝蜂地为桑德斯辩护,或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竞选的超现实成功,而其一直以来的口号完全可以总结为,“我所知道的都来自互联网。”

我能想到一点,此文如果是在中国语境下出现,一定会被人骂为洗地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