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性爱像便利店货架上的商品出售……

《新京报·书评周刊》微信公众号上的一篇文章是谁在观看网络女主播?一场文明社会里的“小清新”色情,作者将中国网络直播受众与日本御宅族进行对比:

在我看来,以不需要他者为特征的压倒性的便利,似乎是两国两种男性群体所共享的境遇。日常生活中肉身性的性与爱都需要他者的介入,但在虚拟空间内,在压倒性的便利的前提下,你不需要为此付出太多的劳动,甚至你的全部行为只缩减成单纯的观看和点赞。而发生在现实中的性爱,即便是约炮,也需要付出许多劳动,不论是在情感层面还是身体层面——你需要调情,等待对方的反应,猜测她是否会答应你的约炮请求,你还要担忧得病的风险;你要确定地点,思考着见面时说什么可以缓解尴尬,怎样前戏和如何善后。在以压倒性的便利为最低纲领的生活伦理中,相比线下的女性肉身,网络直播平台上的女主播们或许更具吸引力。

至于这种文化的出现的原因,作者援引华东师范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吴冠军对于色情制造业的泛滥的分析

今天的虚拟性爱或网络性爱的泛滥相当于剥除咖啡因的咖啡、无脂肪的奶酪、无籽西瓜,其实是“没有性的性”(sex without sex),这是一种臣服于压倒性的便利但同时不需要支付性的风险和麻烦的性。

电影《搏击俱乐部》里有句台词:「从前我们看色情片,现在我们翻商品目录自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