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栖手记:七年后,阿里云能否成为中国公司撬动世界的变量?

一年一度的阿里云栖大会不仅正改变着阿里巴巴这家外人看来是电商公司的基因,也开始改变杭州——这个曾经辉煌又被人短暂遗忘的古城面貌。云栖小镇,这个本来在行政区划里不存在的名字,俨然成了杭州乃至中国云计算的代名词。

阿里云栖大会始于 2009 年的中国地方网站发展论坛,2010 年,更名为站长大会,2011 年开始,阿里云开发者大会成为大会名称,直到 2015 年,开发者大会正式更名为云栖大会。

从这些名字的变化也展现出中国云计算的发展轨迹:从服务网站站长,一步步转向对独立开发者、中小企业创业公司。换句话说,差不多 7 年前,整个中国的互联网草根创业还停在网站——桌面互联网层面,而现在,基于手机、VR、AR、无人机、可穿戴设备、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技术或平台的创业创业已成创业主流。

马云在 2015 年云栖大会开幕的一段演讲很好说明了这种变化:

从最初400人参加的站长大会到云栖大会,我每年来云栖小镇,又激动、又恐慌、又感动。激动的是在这里开启了梦想之旅,正如15年前我们所希望的创业热朝。恐慌的是很多创意我几乎看不懂,越看越慌,记得有一次回家路上在想,幸好我是二十年以前创业,如果现在创业,估计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根本没法跟这些年轻人竞争。

这一切变化的背后,都是计算的发展。过去六十多年来,摩尔定律长期作为计算发展的「代言人」:

img

正是计算的发展催生了云计算,随后又成为推动技术发展的新动力。注意两个时间点:

  • 2006 年,亚马逊先后发布存储产品 S3、弹性计算引擎 EC2,云计算时代至此开始;
  • 2007 年 1 月,乔布斯展示苹果对于智能手机的重新想象力,推出 iPhone。

这两个看似不相关的事件在随后的某个时空中发生了交叉。当 2008 年苹果发布 App Store 时,或许连苹果也不清楚这个产品最终会走向何方,而且公开资料显示,乔布斯甚至对于让第三方开发者开发 App 感到「厌恶」;同样,当 Mike Krieger 开始使用亚马逊的云计算运维 Instagram 时,他同样不知道「未来」这个盒子装的到底是什么。事实上,他只是敏锐看到了当年 iPhone 4 跨时代的意义:Retina屏幕、800万像素的摄像头。

而对 Mike Krieger 来说,利用云计算带来的便利,他的团队可以轻松调取大量资源,快速开发、部署。Instagram的创业历程中,团队只花了一周的时间做产品原型,随后的两个月就是Beta版测试、修复bug,到第十周的周一,产品正式上线,这款应用当时还存在很多BUG,成员手忙脚乱地调试了半天的时间,但最终的火爆程度远远超出他们的想像。

最后的结果我们都看到了,创业不到 3 年,Instagram 最终以 10 亿美金「下嫁」 Facebook,此时,这家公司只有 13 个员工。而当年乔布斯不愿面对的 App Store,仅 2015 年就获得 45 亿美元的收入,而在 App Store 里的开发者们,则获得 150 亿美元。

这几乎就是一个奇迹。每年一部/两部手机、一次操作系统的更新,撬动了全球几百亿美元的流动,创造了一种除硬件之外面向消费者的商业模式。

Instagram 的故事后来成为多个场合里的重要案例。比如上文叙事背景里的云计算创业典型,还有将其与柯达破产放在一起,展示新技术对于工作机会的巨大冲击——毕竟,13 人的公司价值 10 亿美金,而数万人的柯达最终破产的事实落差实在太大。但毫无疑问,选择依赖过去还是拥抱未来,成为两家公司命运截然不同的根本原因。

一如马云在今年云栖大会上演讲时所言:

真正冲击各行各业、冲击就业、冲击传统思想、传统行业的是人们昨天的思想,是对未来的无知、是对未来的不拥抱。

那未来又是什么?阿里云又想做什么呢?(欢迎加入「I/O」会员服务,获取我对此次云栖大会的独家分析,会员专享每周三封专属邮件,包括独家的科技书评、科技新闻、趋势的独家解读以及你从别的地方看不到的文章、图书、视频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