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节选自「I/O」会员通讯。欢迎加入「I/O」会员服务获取全文,每周三封专属会员邮件,包括独家的科技书评,科技新闻、趋势的独家解读以及你从别的地方看不到的文章、图书、视频推荐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的后续争议持续发酵,这个在几天前甚至选举当天都不可能被预料到的事实,让不仅包括美国人、也包括一部分中国人都无法接受。但这几天,不管是相对权威的机构媒体还是参差不齐的自媒体,中文语境里对于特朗普此次当选的分析大多停留在「事后诸葛亮」层面——也就是在观点确定(特朗普已经当选的事实)的前提下「拼命」地搜索相关论据,类似的标题「他是如何做到的?」、「特朗普的社交媒体之道」等等。比如11 月 11 日的《第一财经日报》的文章里就有这么 一段话

有的人惊愕于美国民众的变化太快。然而,从去年宣布参选开始,特朗普早已一步步成功将自己塑造和营销成一个理解民间疾苦,并将带领美国人民走向复兴的英雄。

2016111152791trumpsocialmedia-678x381.jpg

这种马后炮的文章毫无意义。事实上,作为外国人,国情、历史背景都制约了我们对于美国大选这件事的理解能力。更多的时候,我们只能站在一个相对「安全」(这里的安全既是立场安全,比如政治正确,另一方面则是表达方式的安全,毕竟美国政府不会关心你在中国社交媒体、自媒体上的话)的领域说着不着调的话,一如知乎上的那些高票回答,满足了绝大多数以知乎为「学习」知识平台的人的政治启蒙,又如微信公众号里关于美国大选的各种耸人听闻文章里的内幕和爆料,也令微信公众号的文章质量进一步向《故事会》和机场、高铁书报亭售卖的报刊杂志文章质量水准靠近。

如果真要理解此次大选背后的意义,社交媒体当然是个重要突破口,毕竟,在这样一个社交媒体深刻影响社会进程的现实语境里,社交媒体对于公众意见的塑造显而易见。尤其当整个社会的信息、新闻传递机制势必要发生巨大变化,由此带来的不安,是传统精英阶层对于新闻话语权即将消失后的焦虑感,大卫·李普曼在上世纪 20 年代所写的《自由与新闻》中这样写道:

到达报社编辑部的当日新闻是事实、宣传、谣言、怀疑、线索、希望和恐惧的混合体,其杂乱无章令人难以置信……筛选与排列新闻是民主社会中真正神圣的和具有宗教性的工作。因为报纸是记录民主进程的圣经,是人民行为的依据。

社交媒体显然不是「记录民主进程的圣经」,那它又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