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节选自第 25 封「I/O」会员通讯,这封会员通讯探讨两个话题:作为恐怖片的《黑镜》,展现了人类内心怎样的恐惧感?苹果给人类带来了触摸的交互模式,但接下来的交互将是语音和图像,亚马逊 Echo 与 Snapchat 已经占据了先机......欢迎加入「I/O」会员服务获取全文,每周你还会收到三封专属会员邮件,包括独家的科技书评,科技新闻、趋势的独家解读以及别处看不到的文章、图书、视频推荐

恐怖片或恐怖电影的历史几乎和电影的历史一样长,所谓「恐怖」一方面展示了人类内心深处从未释怀的恐惧——比如对于善恶在超能力演绎后的矛盾心情,以及与古老宗教文化的结合。另一方面,「恐怖」的定义又有一定的时空限制,早年的恐怖电影充满了哥特式的叙事背景,再后来,则是表现主义成为恐怖片主流的阶段,比如 1919 年德国电影《卡里加利博士的小屋》,而到了冷战期间,由核恐惧引发的恐惧感成为当时恐怖片的主流。随着好莱坞成为电影文化的强势代表,好莱坞也开始推行新的恐怖片模式,从外在的暴力到内在的人性异化.....

现在,《黑镜》成了新的恐怖片代表,尤其是到了 2016 年,「美剧」《黑镜》展现了新一代恐怖片的精髓:

  • 人类从未消失的恐惧感就是人类对于自身能力的不自信,过去害怕僵尸、害怕外星人,现在或未来,则要害怕机器人或人工智能;
  • 过往,人类与自然的关系是人类进化的主要推动力,但现在,人与机器的关系成为进化的另一条线索1

......

事实上,人类对于机器的恐惧感并非仅仅担心所谓机器取代人类这个终极命题,而是.....


如果你还是不理解 Snapchat,不妨从「我们即相机」入手

Snap(原名 Snapchat)或将成为 2017 年最令人关注的 IPO,市值应该在 250 亿美金左右。而其 Snaptacles 的智能眼镜早已被炒作到上千美元,我在第 16 期会员通讯里做过分析:

手机或者移动设备(眼镜、无人机等等)的相机,其实是一种全新的输入设备,用户与这些设备上相机的交互也十分类似于触摸屏、语音的交互,全新的交互方式所带来的,将是新的行业机会。从这个角度出发,我们或许可以理解 Snapchat 的野心——用移动设备(手机只是其中一个很小的部分,未来不排除 Snapchat 开发更多带有相机的产品)的相机和活跃的海量青少年用户,打造新一代的相机。

这个逻辑的起点是将手机摄像头作为一种独特的输入工具来看待....

而对于资本主义来说,经济发展需要的是统一的时间,以及可刺激消费的影像......到此,你应该能够更近一步理解 Snapchat 如此值钱以及为何社交巨头押宝影像2 的原因了。


2016 ,进击的亚马逊和收缩的苹果

这或许是苹果进入 21 世纪以来以来最乏善可陈的一年,无论硬件还是软件,这一年这家公司都没有给我们太多惊喜,更多的,都是在原有产品线上的小修小补,而且又在不断删减产品线,比如在 11 月,Bloomberg 的消息称:苹果将退出无线路由器市场。

Daniel Conrad 在一篇 The Void Left By Apple 的文章认为,过去苹果以一种开拓者的角色开创了多个品类,比如代表音乐播放器的 iPod、代表智能手机的 iPhone 以及 iPad ,当然还有 MacBook 系列影响了笔记本电脑行业的设计潮流,但还是有些事情发生了变化,比如亚马逊,正在部分意义上扮演当年苹果对于产业界的意义,其中一个产品就是 Echo.....而 Google 则以 Chromecast 为切入点,也成就了一个新的细分市场,如今 Echo 已经更新到第三代,Chromecast 更迭到第四代,但苹果正在做的,不管是扩充 Siri 的应用场景还是 iOS 、macOS 的进化3,似乎都是为了卖出更多的 iPhone......


  1. 在我看来,Yuval Noah Harari 的那本《人类简史》几乎就是人类与自然之间的最后一本历史著作,随后的人类历史,应该是人与机器进化的历史,果不其然,Yuval Noah Harari 紧接着又写了一本《明天简史》(Homo Deus)  

  2. 不仅包括图片,还包括贴纸、表情乃至直播  

  3. 关于 MacBook 与 iDevice 的关系,我在第 19 期会员通讯中也有比较详细的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