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节选自第 33 封「I/O」会员通讯,点击这里成为「I/O」会员获取全文。Nicholas Carr 长期以来作为中国互联网老朋友凯文凯利的对立者,很难成为中国互联网人的座上宾,然而,他却在三本书里揭开了一个谜团。

中文世界里关于 Nicholas Carr 的所有介绍都指向了一本书《浅薄——互联网如何毒化了我们的大脑》(The Shallows: What the Internet Is Doing to Our Brains)。这本书的中译本出版于 2010 年 12 月,彼时,中文互联网市场还处在 BAT 垄断的前期,门户网站话语权惊人,四大门户(新浪、网易、搜狐、腾讯)争相押注微型博客,微型博客 140 个字符(中文语境是汉字)的限制,让当时的主流网络阅读、写作都呈现出碎片化的态势,而在 Nicholas Carr 眼里,这一切不过是互联网公司或者说互联网技术又一次对于人类大脑的改造,他在书中写道:

对互联网的使用涉及许多似是而非的悖论。其中,必将对我们的思维方式产生长远影响的一个最大的悖论是:互联网吸引我们的注意力,只是为了分散我们的注意力。

img

事实上,Nicholas Carr 这本书主要批判对象是 Google 这样的搜索公司,Nicholas Carr 认为,当人们越来越依靠 Google 的搜索引擎获取知识的时候,我们的阅读、理解能力毫无疑问是下降的:

对于我们的大脑,工作记忆相当于便笺本,长期记忆相当于文件柜。长期记忆的内容基本在意识之外——但它一直存在着,且不只是事实,还有复杂的概念,“图式”,即知识模式。在思考过程中,为了使用积累的知识和以前的事情,大脑需将相关内容从文件柜中调取至便笺本。反过来,把信息从便笺本转存至文件柜,进而形成概念性的图式,这个过程决定了我们的智力深度。

….

超文本中增加的对作出决定和视觉处理的需求削弱了阅读功效”,在跟“传统的线性呈现方式”相比较的时候尤其显著......“超文本的很多特征导致认知负荷加重,从而对工作记忆提出了超出读者能力的容量要求。

这本书秉承了麦克卢汉的媒介理论,并通过更多的案例佐证互联网媒介所带来的危害。不过很遗憾,Nicholas Carr 的这些告诫并未对网民产生多大的影响,中美互联网用户还是大踏步地步入了社交媒体时代。

而到了 2014 年,Nicholas Carr 出版了另一本书The Glass Cage:Automation and Us (中文版:《玻璃笼子——自动化和我们》),在这本书里,Nicholas Carr 试图证明一件事情:人类对于自动化的不懈追求可能走向一个危险境地,特别是为了节约成本的效率提升的最后结果就是人类成为整个人类社会的最大成本.....他继续批判 Google 等硅谷公司对于所谓「软件吃掉世界」的热衷:

软件可以帮助人们摆脱生活的「摩擦」。但是,如果进一步思考这个问题,你就会意识到,永不迷路是一种错位的生活状态。如果永远也不必担心身在何处,那么你也永远不需要知道你现在的位置。我们生活在一种依赖的状态下,生活在手机和应用程序的牢笼里。
…..
计算机就像亚里斯多德所说的「工具中的工具」,它降低了手的参与感,限制了任务的物质性,使得建筑的感知域变得狭窄。

img

在那个「遥远」的 2014 年,Nicholas Carr 的上述看法已经成为当时经济学家们热议的话题,比如在 2013年 9月,两位牛津学者——Carl Benedikt Frey和Michael Osborne——发布了一篇研究报告,该报告预测在未来20年内,美国将有约50%的工作岗位因机器人而消失。他们观察了700种职业,发现最易受自动化影响的职业包括信贷员、前台接待、律师助理、店员、出租车司机和保安。就算是靠写算法为生的计算机程序员也没有幸免。根据Frey和Osborne的计算,在今后的二十几年内,50%的编程工作也会外包给机器人。

自动化浪潮所带来的最直接冲击就是工作机会的丢失,在 12月 20 日,美国白宫发布的《人工智能、自动化与经济》(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utomation, and the Economy)报告里指出,47%的美国职位在这一时期有被人工智能技术和计算机化取代的风险。同时,该报告还指出一个事实:时薪越高的人类职业,被取代的可能性越——相比每小时工资在40美元以上只有4%和20美元到40美元之间只有31%工作受到影响,每小时工资低于20美元却高达 83%工作将受到自动化的压力,如下图:

img

而 Carr 更是将法律工作的自动化列为其重要论据:

计算机能在几秒内解析数千页的数字文件。借助基于语言分析算法的电子调查软件,计算机不仅能识别相关的词汇和短语,还能理解事件链、人际关系,甚至是情感和动机。一台电脑就能取代十几个高薪专家。

但自动化带来的影响远不止如此,由新技术引发的新一轮不平等正在加剧整个社会的分化——这不分中美也没有任何意识形态的差异,技术成为一股强大的内力推动着整个人类社会步入一个波兹曼所言的「技术垄断」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

学会新技术的人成为精英,没有学会技术的人赋予这些精英权威和声望。

MIT经济学家 、自动化的拥趸Eric Brynjolfsson 和 Andrew McAfee 指出一个可怕的事实......(欢迎加入「I/O」会员服务获取全文,每周你还会收到三封专属会员邮件,包括独家的科技书评,科技新闻、趋势的独家解读以及别处看不到的文章、图书、视频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