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Truth」时代,严肃媒体的生存空间还有多大?

澎湃新闻旗下的上海书评日前采访了英国百年文学刊物《泰晤士报文学增刊》主编斯蒂格·阿贝尔(Stig Abell),此君过去也是英国著名小报《太阳报》的总编,由他来谈谈如何在这个标题党横行、「Post-Truth」泛滥的时代,一份严肃媒体的生存之道颇为合适:

img

我们目前身处的世界经历了史无前例的巨大技术变革,这种变革将速度和便捷性置于深度和专业性之上。在叫卖式吸引点击的标题党横行的新媒体世界中,我认为《泰晤士报文学增刊》可以成为另外一种有吸引力的目的地,姑且称之为“逆流文化”(counter-culture)。就像1980年代快餐催生了慢食运动,网络快餐也反向滋养了一种对深度文化的向往。当人们不想再为可轻松复制的大众市场内容付费时,他们会转向定制的、有深度有思想的长文章。目前英国的严肃刊物正在悄然复兴,可以说《泰晤士报文学增刊》恰好搭上了顺风车。

而在谈到媒体的价值取向时,这个问答就变得格外有趣了:

澎湃新闻:《纽约书评》的主编罗伯特·西尔弗斯说过:“我不会发表任何我不赞同的文章。”《伦敦书评》的主编玛丽-凯·维尔梅斯则说:“我不会发表任何我不乐意写的句子。”如果一定要有一句主编格言,您会说什么?

阿贝尔:我希望读者愉快地汲取信息。我的品味永远为读者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