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节选自第 34 期 「I/O」会员通讯。欢迎加入「I/O」会员服务获取全文,每周你还会收到三封专属会员邮件,包括独家的科技书评,科技新闻、趋势的独家解读以及别处看不到的文章、图书、视频推荐

如果套用一个时髦的词语来形容当下的移动互联网,那么我一定会选择「下半场」。

在这场没有「中场战事」的上半场里,智能手机新锐苹果、三星横扫全球,确立全球性的垄断地位;传统厂商集体谢幕,与之相对的,则是以小米、华为为代表的中国手机企业的强势崛起。当然,在这个上半场,那些安装到手机上的应用、游戏也不断刷新人们对于安装量、用户打开率、活跃度乃至财富的认知,下图是一份来自 应用数据和分析公司 App Annie 的统计数字,展现了基于 iOS 上的 App 收入情况:

img

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则是:上半场已经结束,而下半场的竞争之惨烈也会远远超过上半场。

先来看智能手机市场,苹果的 iPhone 销量持续下滑,在 iPhone 7 发布前的财报中,iPhone 销量同比下滑了 5.2%,由于新财报还未公布,因此新一代 iPhone 7 的销量如何还未知晓,但站在一个个体消费者的角度去看待这个产品,无论是功能还是外形,并没有带来真正的惊喜,因此,其销量也不容乐观。

而与苹果的式微相比,中国智能手机厂商的厮杀则进入白热化阶段,从当初的所谓的「互联网手机」到现在的「线下渠道为王」,从当年的小米一统天下到如今小米、华为、魅族与蓝绿两厂的群雄逐鹿,这似乎是个令人欣慰的局面。但摆在这些手机公司面前的问题不少:

  • 手机同质化严重,从硬件设计到软件系统,并没有真正带来突破;
  • 专利隐患,不管是大厂如华为,小公司如魅族,都不得不面对一系列专利困难,而专利,也是中国手机厂商能否走入国际市场的重要条件;
  • 智能手机红利期的消退:如果说上面两个难题还能解决,那么这个难题就是个无解,它是行业趋势发展到某个阶段的必然现象,苹果、三星也解不开。

另一个展示智能手机被人遗忘的事实就是,一年一度的 CES 早已没有手机的「席位」,即便是每年 3 月的所谓世界移动大会(MWC),更多地不过是大公司如三星、华为发布手机的地方,而并未给用户和媒体带来尖叫的契机。来自美国消费技术协会的预测也显示:2017 年智能手机的销量达到 18 亿部,与 2016 年持平。

硬件之外,软件或应用所遭遇的「下半场战事」也不乐观。全球范围内,以 FB、Google 为代表的巨头形成了移动应用的绝对垄断地位,下图是一份来自市场调研机构尼尔森的统计数据,统计了全美 2016 年十大热门移动应用:

IMG_1343

Facebook 和 Google 占据了这个榜单的前八名,各自有 3 款和 5 款产品入围。

中国市场的情况几乎类似,不过目前还缺乏更多来自第三方机构的年度数据支持1,仅以百度年度热搜报告来看,十大热门应用当中,BAT 三家占据了几乎六成:

IMG_1349

另一份稍早一点的数据来自易观,这是一份 2016 年 11 月移动应用 1000 强,大致也是这样的分布:

IMG_1344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智能手机或者说移动互联网不得不进入一个新的战场,所谓「下半场」的争夺战,颇为有趣的是,这个下半场里,硅谷和中国的公司几乎都在一个领域—— 社交应用,前者瞄准了 Chatbot,后者则是微信的小程序。

从产品形态来说,Chatbot 部分意义上也「抄袭」了微信的服务号的功能,如果你经常在微信里使用诸如招商银行信用卡这样的服务号,也能明白所谓「Chatbot」的真正面目:将所有服务的交互变成一种对话的交互。也因此,如果你再从其他媒体上看到诸如对话机器人、对话界面、聊天机器人等等名词,可以直接理解为微信服务号就可以了。

Chatbot 毫无疑问是过去 2016 年硅谷最火热的装逼词汇之一。大公司大规模开放基于聊天应用的 bot 开发框架、风险资本的追捧以及媒体不间断的热议,让 Bot 变得无处不在。Evernote 创始人,如今已是投资人的 Phil Libin 这样描述自己对于 Bot 的态度:重新感受到2007 年在波士顿 Apple store 前排队四个小时买下 iPhone 的心情。

ChatBot 代表了一种全新的人机交互模式,要解决移动互联网「App 信息孤岛」的难题,而微软、FB 如此热衷 Bot 的主要动力则是打破苹果、Google 在智能手机操作系统中的垄断地位,换句话说,当聊天应用成为所谓「超级应用」时,移动操作系统的区别已经无足轻重了,就像国人现在对于微信之于手机的意义,我曾经不止一次地表带类似的看法: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有两类人,一类是微信用户,另一类则是移动互联网用户。

站在社会学的角度去看,Chatbot 的火热,也是一种人机关系的微妙体现。作为有史以来第一款 Chatbot——伊莉莎的创造者,约瑟夫·魏泽鲍姆(Joseph Weizenbaum)惊讶地发现,很多人沉迷与伊莉莎的聊天。伊莉莎「出生」在1966年的MIT,用于在临床治疗中模仿心理医生。

IMG_1346

尽管伊莉莎的实现技术仅为关键词匹配及人工编写的回复规则,导致对话是单向的而且也会产生一些很奇怪的回复,比如,当用户提到自己的妈妈时,伊莉莎会以「你说你妈妈?」这样的句子来回复。魏泽鲍姆后来提到,很多用户喜欢这种体验,甚至会透露一些私密的个人信息。

对此,硅谷资深记者约翰· 马尔科夫在《与机器人共舞》里这样评价:「这一发现对机器的本质来说或许用处不大,但对人类的本质来说则是了不起的,这证明人类习惯在与自己互动的对象中寻找人性存在的迹象,从没有生命的物体到提供虚拟人工智能的软件程序,无一不是如此。」

而在 2016 年的 Chatbot 领域,所谓「对话」已经不再局限在文本,语音、图像也逐步成为新的「对话」方式,得力于深度学习的快速发展,语音识别、图像识别、自然语言交互等技术开始大幅被武装到 Chatbot 领域。苹果和 Google 希望牢牢抓住智能手机上的虚拟助理,将虚拟助理的角色上升到系统层面的 Chatbot 产品,以此对抗 FB 、微软们的侵蚀,这场战役还将在 2017 年继续打下去。

在中国,微信的小程序走向了另一个方向……(欢迎加入「I/O」会员服务获取全文,每周你还会收到三封专属会员邮件,包括独家的科技书评,科技新闻、趋势的独家解读以及别处看不到的文章、图书、视频推荐 。)


  1. 当然,你可以不会轻易相信这些所谓的第三方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