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和空气,为何成为一个现代性的议题?

从 2016 年年末到现在,一场席卷华北的雾霾再一次唤起了公众对于空气质量的争议和讨论,在官方媒体集体噤声的背景下,自媒体们各显神通,从不同视角释放这种恐惧感。

事实上,空气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现代性议题——这是一个在历史长河中从未引起过公众注意的事情,与之相比,包括互联网带来的所谓社会经济变革以及Facebook、微信等媒介引发的假新闻争议,几乎都可以在人类历史中找到参考案例。而如今,在这个「我们通晓地球到星辰的广袤空间」的时代,我们却在地面与大气之间的那层空气里失去了掌控力,由此带来的,不仅是对国家、社会发展的焦虑,更是对自己生存环境的深深悲哀。

img

与空气问题类似,食物也是一个现代性的议题——这个现代性的起点更早,到现在也没有终点。前不久的《上海书评》推荐了一本讨论食物现代性的图书:《让我们害怕的食物:美国食品恐慌小史》,而配发的一篇书评标题更有趣:《现代人才更加惜命、爱命,不惜血本地续命》,文章里有这样一段阐述:

可是,现代化即意味着世俗化,世俗化本身就包含着扁平化、庸常化。在这个世俗世界中,物质极大丰富,加尔布雷斯称之为“丰裕社会”,鲍德里亚称之为“消费社会”,每个人被庞大的“物体系”所包围,被鼓励甚至被迫去消费那些远远超出自己直接认知能力和接触范围的商品。这使得他只能寄希望于科学知识、专家系统和大众传媒。而专家正是借助于科学的权威,通过媒体向大众特别是中产阶层传播其营养膳食建议。有趣的是,直至今日,这一“养生意见市场”始终混杂着营养学的各种噪音,喧嚣不已。

再延伸一点来看,食物的现代性难题就是信任的难题——当整个食物链被无限拉长,涉及到众多参与者时,处于最末端的餐桌上的主人与客人,如何能放下吃下这些食物呢?

空气比食物更难解,这背后的天时(如冷空气是否频繁)、地利(很多城市的地理条件)、人和(当地政府的决策)异常复杂,一些可控与不可控的因素交织在一起,也构成了一条长长的空气供应链。

在以色列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出版的新书《未来简史》中,这位年轻学者指出,战争和食物短缺早已不是人类社会的大敌,他很自然地将当下火热的人工智能与人类未来联系起来,但遗憾的是,真正意义上的战争或许不再存在,但恐怖主义的威胁犹存,食物短缺已经消失,可食品的现代性议题更加无解,更重要的,还有中国——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空气问题。

到今天,2017 年的第 7 天,北京还没迎来一个可以自由呼吸的天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