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淘宝到Uber,所谓平台性经济背后的不平等伎俩

本文节选自第 42 期 「I/O」会员通讯。欢迎加入「I/O」会员服务获取全文,每周你还会收到三封专属会员邮件,包括独家的科技书评,科技新闻、趋势的独家解读以及别处看不到的文章、图书、视频推荐

每一种互联网公司都梦想成为平台型公司。

过去几年,我陆续见过很多创业者从一个单点应用入手,迅速占领市场后开始谋求平台化发展,但多数人在这个过程中惨败而归。抬头去看,如今占据中国互联网主要舞台的演讲者们,依然还是马云、马化腾、李彦宏这样的成功者,当然,他们的公司也都是平台型公司。

马云的阿里巴巴曾提出过让「全天下的生意更好做」,这是一个沟通买家和卖家的平台;马化腾的腾讯与李彦宏的百度,在各种「免费」、「补贴」的掩盖下,本质上是做的广告信息的平台。

而在硅谷,除了苹果、微软这样的老牌科技公司,现有的所有明星公司都是平台型经济的代表:

  • 广告信息的平台:Google 和 FB;
  • 出行交易的平台:Uber;
  • 住宿交易的平台:Airbnb;

对于这些新经济形态或新商业模式的探讨,往往集中在对其是否提升了经济效率这个层面,从这个角度出发,上述所有公司或平台都可谓「战功卓著」,在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高速发展中,上述几家公司从不同领域加速了信息的分发,节约了交易或信息获取的成本,最终带来的是,则是经济效率的提升。

img

这个论证当然无懈可击,但平台型经济的另一面——公平性,却往往被忽视。但现实的情况是,互联网的未来无可避免地进入巨头垄断,尤其是平台型巨头垄断的时代,平台型经济的优点、缺点都将不同程度影响到你我每个人,而接下来,就来看看平台型经济「神话」里的另一面。

伎俩一:等级系统

任何一个平台型产品都有一套等级系统,平台上的参与者们,从买家到卖家、从车主到乘客、从房东到住户,都被来自各个维度的数据测量、评分,形成等级。比如 Uber 的司机在评分低于 3.5 之后就很难在接到订单,很多 Uber 用户的评分——这些评分来自司机,也来自算法,都会不同程度影响用户打车的速度。

img

在前互联网时代,平台型经济的等级、规则要借助人为力量,比如早期的银行,一笔贷款能否发放需要的是对贷款人的人为审查,时间冗长。但到了互联网时代,就像马云在多个场合里所言里的那样,借助于该用户的等级、评分,马云的蚂蚁金服可以在几分钟内完成一笔 5 万到 10 万的贷款。

img

这种平台型经济的规则变化,从人为到算法的等级系统,的确加速了整个平台的信息运转效率,但这个规则并非为了保证公平性。换句话说,打着自由平等旗号的互联网平台,却又在虚拟空间里制造了一个新的等级系统,在这里,每个人身上又有了一层新的等级标签。

或许很多人会认为所谓等级系统只是平台型经济的一个特色,而非 Bug,那么不妨继续往下看.....(欢迎加入「I/O」会员服务获取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