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 2.0 与内容 2.0

本文节选自第 44 期 「I/O」会员通讯。欢迎加入「I/O」会员服务获取全文,每周你还会收到三封专属会员邮件,包括独家的科技书评,科技新闻、趋势的独家解读以及别处看不到的文章、图书、视频推荐

业界习惯将第一代 iPhone 发布作为移动互联网纪元的开始,那么现在的这个时间点,2017 年,就是移动互联网的第十个年头。

如果以 2006 年 3 月 Twitter 第一次亮相西南偏南大会、Facebook 9 月推出 NewsFeed 来纪元,社交媒体带来的内容组织方式也走到了第十一个年头。

这个时间点,回顾历史和思考现在与未来非常有必要。

a16z 合伙人 Ben Evans 前不久就以「Mobile 2.0」为标题写了篇文章,严格意义上讲,这篇文章写得有点晦涩难懂,在多个论据的迂回过程中指出一点:所谓移动 2.0 ,一定不是现有移动互联网产品(软件、硬件)的简单延伸,而是架构的重奏。

Ben 首先用一个历史事实来对比,在 2004 年第一个 PC 浏览器发布 10 周年的时候,所谓「Web 2.0」的概念被提出来,但 Web 的发展并未进入 2.0 时代,而是随后转入移动互联网时代,移动互联网之于互联网的变革意义已无需多言。Ben 这样写道:

Today, ten years after the iPhone launched, I have some of the same sense of early constraints and assumptions being abandoned and new models emerging. If in 2004 we had 'Web 2.0', now there's a lot of 'Mobile 2.0' around. If Web 2.0 said 'lots of people have broadband and modern browsers now', Mobile 2.0 says 'there are a billion people with high-end smartphones now'. So, what assumptions are being left behind? What do you do differently if you assume not just the touch screen from 2007 but unlimited battery and bandwidth (around half of smartphone use in developed markets is on wifi and mobile networks are 10x faster), high-DPI screens, a CPU and GPU 100x faster than PCs in 1994, and lots of high-quality image sensors?

事实上,诺基亚、黑莓都错过了这个假设,他们只看到了触摸屏的到来,却忽视了即将到来的高速网络与手机硬件结构的改变。在第一代 iPhone 发布时,乔布斯背后的大屏幕上出现了三个图标,分别是:iPod、电话和浏览器。

img

乔布斯不动声色的说道:「今天,我们将推出三款革命性产品。第一个是宽屏触控式iPod,第二个是一款革命性的手机,第三个是突破性的互联网通信设备。」

大屏幕上出现了那个被苹果否决的 P1 手机,乔布斯开玩笑的告诉观众:「我们可不要制造这样的手机」,接着三个图标开始以不同方式旋转,最后归于一个,这就是 iPhone。

它看起来是那么的不像手机:没有键盘,正面除了一个 Home 键外只有屏幕;体验方面,触摸完全代替按键。乔布斯的介绍也恰恰体现出这款所谓「手机」的功能:

img

他先是听了会音乐,看了一段视频,把iPhone的屏幕优势展示出来。接着他希望让大家了解触屏打字时多么容易,于是发了一封邮件和短信;然后,他翻阅一堆照片,显摆缩放照片的「优雅」;最后,他打开浏览器访问了几个网站,并用Google地图找到一家星巴克。

期间,他只打了两个电话,这也给今后的智能手机确定了功能用途:这是一台可随时上网的便携式计算设备,通话只是其中的一个功能。

iPhone 历史上有几个经典产品,都是与其搭载的相机有关。一是 iPhone 3GS,这款产品的关键升级是将后置摄像头提升到 320 万像素,还带来了自动对焦、自动白平衡,更重要的是,第一次支持视频拍摄,还能之间上传到 YouTube。

第二个经典则是 iPhone 4,首次搭载 500万像素的摄像头,第一次拥有了前后双镜头,支持 720p 视频拍摄。

也正是在 iPhone 4 发布的 2010 年,Instagram 创立,迅速成为新一代社交媒体巨头,只是它的社交内容是图片,由此也带来了一股基于图片的社交媒体潮流,但纵观国内外,无论巨头还是创业公司,没有一个可以和 Instagram 媲美,这也不难理解为何当年 FB 丢下 10 亿美金买了这家公司。

图片社交的流行,不仅是硬件(如手机相机性能)提升,还包括移动网络的发展。反过来,又催生了新的创新机会,那就是摆脱手机,Google Glass 当年的尝试并不成功,但 Snapchat 推出的 Spectle 暂时做到了这点。Ben 特别提到了历史上技术与平台或者内容与平台的绑定、松绑关系:

Alternatively, you can look at this as part of the way that tech swings from bundling to unbundling: AOL bundled content, the web unbundled AOL, Google bundled the web, apps unbundled properties from the browser, but also bundled each site into a single icon, and now these platforms form new bundles. The pendulum will swing back the other way again, at some point. And in parallel, one could argue that Snapchat itself unbundled not 'photos' but fun and self-expression from Facebook.

换句话说,这是一种入口的变革,从键盘输入到触摸屏的输入,从文字到语音,从浏览器到应用商店,从文字到图片,每个阶段的交互方式和交互平台都呈现出与原有平台「决裂」的既视感,而最终的结局也会让预测变得毫无意义。比如,未来两年 5G 的普及,看似是移动互联网带宽的一次进化,但带来的深刻影响却是史无前例的。

过去几年,物联网、车联网的落地实施,使得新一代的网络需求不再局限在人与人的连接,人与物、物与物之间的连接变得无处不在,在这种背景下,智能手机的使用场景已经无法覆盖如此多的需求,这也为 Echo、Airpods 的流行提供了用户基础。

另一个有趣的变化发生在内容的组织方式......(欢迎加入「I/O」会员服务获取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