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知识」付费与向「知识变体」付费

本文节选自第 45 期 「I/O」会员通讯。欢迎加入「I/O」会员服务获取全文,每周你还会收到三封专属会员邮件,包括独家的科技书评,科技新闻、趋势的独家解读以及别处看不到的文章、图书、视频推荐

2016 年年末开始,中文互联网世界,尤其是中文互联网科技媒体世界,一股脑出现了围绕「内容付费」、「知识付费」的讨论热潮。像极了每一次风口一样的情形,自 2016 年年末到现在,据不完全统计,最新一批的内容付费产品就包括钛媒体、虎嗅、36氪。

在此之前已经广泛的内容付费类产品,比如得到,再比如主打音频内容的分答等等。当然,「I/O」会员服务也是以付费为切入点,提供中文互联网世界里有独到见解的内容,我也曾在此前几期会员通讯里讨论过关于内容产品的几种类型以及 The Information 这个典型案例1,不过这些分析的出发点基本站在内容生产者的角度,但作为内容消费者层面,却往往被忽视,这就导致对内容付费整个商业模式的分析陷入一种自嗨的境界,到底这样的商业模式能否支撑起一家公司的核心业务?

如果没有从内容消费者角度去看这个问题,所有的讨论都没有意义。来自微信公众号「家长进化论 」的一篇文章指出了内容消费者,尤其是肯于付费的内容消费者的焦虑

据朋友说,他的生活是这样的:

清晨上班的路上,他会在APP上听某胖的最新音频。

中午休息的时候,他会开始刷某乎,除了看看有没有最新的某乎live课程,最主要的还是读信息流里推荐的自己关注的话题有没有答案。

而下班路上,他则会辗转于各个订阅的推送中,有的时候可能也是一段音频,打开一篇篇推送文,然后再一篇篇关掉。

我相信这是当下很多一线城市年轻人的生活方式,这当然是一种积极向上的生活方式:

在这个知识爆炸的时代,很多人就是这样学习,并认知外界事物的。我们在钢筋水泥构成的城市森林里,小心翼翼地生活着、紧张兮兮竞争着。

毕竟,周围的人都在学习着,谁都不愿意成为那块弱肉、任人刀俎;毕竟,我们的地铁拥挤不堪,难以翻书,唯有巴掌大的手机能够灵活运用;毕竟,我们双手紧握方向盘、大脑思考方向标,只有耳朵是空闲的。

但这种积极向上的方式带来了什么变化呢?在这篇文章的开头,作者对于这位朋友的描述颇有代表性:

前几天,和一个很久没见面的朋友聊天让我真正“见识”到,什么叫“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期间我们的聊天内容,从最新上映的电影《你的名字》里日本文化现象,到最近人民币跳水问题,再到大众心理学、罗尔事件、个人英雄主义等等,天马行空、无所不谈。

朋友和我说起这些的时候,头头是道、滔滔不绝,专业的名词术语一个接一个,但是我听着,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正当他抄起勺子将一口菠萝饭喂入口中,匆忙咀嚼完刚要开口的时候,我忍不住了。

可以想像一下,正是基于上述那个「积极向上」的生活方式,才有这样的所谓「见识」,这从另一个侧面展示一大批内容消费者,尤其是很多肯于付费的内容消费者的模样:他们真正需要的并非知识,而是可以包装自己「见识」的谈资......(欢迎加入「I/O」会员服务获取全文)


  1. 详见第 27 期和第 37 期会员通讯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