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 UC 震惊部的「曝光」到罗振宇的「退缩」

本文节选自第 48 期 「I/O」会员通讯。欢迎加入「I/O」会员服务获取全文,每周你还会收到三封专属会员邮件,包括独家的科技书评,科技新闻、趋势的独家解读以及别处看不到的文章、图书、视频推荐

所谓 UC 震惊部面试的考题被广泛传播,其中的伎俩想必大家都「有幸」见过,随便举几个例子:

  • 林俊杰、周杰伦世纪同台,合体演唱《算什么男人》,这篇娱乐新闻放到UC,标题参考答案:《震惊!著名LOL玩家和DOTA玩家互斥对方不算男人,现场数万人围观!》
  • 不拔充电器引发大火,赔了邻居7万,这件事,如果发到UC,标题参考答案:《惊!他插进去一整夜没拔出来,差点出人命!》
  • 女子在手指上戴3枚戒指摘不掉,求助消防官兵,这则社会新闻放到UC,标题参考答案:《塞进去爽!拔出来痛!消防员深夜前往少妇家,原因竟然是这样!》
  • 公司领导出差遇到高铁车厢空位很多,这事儿放到UC,标题参考答案:《震惊!管理层出游竟包下一辆火车!上市公司员工曝出惊天内幕!》
  • 得知韩国前任总统朴槿惠喜欢阅读《三国演义》,尤其是蜀汉名将赵云,标题参考答案:《震惊!朴槿惠终生未嫁原来是心系一个中国男人!》

当然,这并非仅仅是 UC 一个平台的问题,几乎所有的自媒体平台,从今日头条到 UC 到一点资讯,再到搜狐、腾讯的天天快报,几乎都能看到类似的标题,这俨然构成了一种中国新媒体的奇观,扑面而来的是一种回到多年前火车站候车室书报摊上各色杂志、报纸的即视感。

知乎网友黑眼豆豆将 UC 的「震惊部」形容为「中国标题党的黄埔军校」,并仔细对比了 UC、今日头条、天天快报、一点资讯等平台上标题的特点,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直接前往知乎原网页查看。这个回答可以让我们明确一点:中文互联网的所谓「内容」,早已成为一种广告营销方式——在这个链条上,平台方通过上述内容吸引用户停留时间,甚至有些平台方是要你下载它的应用;而内容生产方则实现了点击量和曝光率;而普通消费者,则在性暗示、无聊与免费的三重作用下实现了某种虚无的快感。

微信又何尝不是呢?

在《新京报书评周刊》的一篇文章里,作者张丰针对微信平台对于 10 万+ 的追捧,不禁感叹:

对真正的读者来说,篇篇10万+的平台其实是应该警惕的,它里面一定藏着某种病毒(如今人们对病毒式传播津津乐道)。它讨好了太多人,有一种群体的激情,如果你是一个独立思考的人,面对这种局面,是否会感到不安?你是否会渴望和那么多人一样,成为一个“死忠粉”?

但张丰又不得不承认一点:对写作者来说,这实在是巨大的诱惑。当编辑部消失之后,整个写作与阅读的隔阂似乎并完全打通,于是,诸如和菜头、王五四这样可以玩弄挑逗性的词、句乃至标点符号的人成为当下的新网红,另一方面,不管是和菜头还是咪蒙,都在制造一种「幻觉的共同体」:

自媒体时代的作者和读者,关系被彻底颠覆了。读者可以花钱打赏作者,获得一种主人翁幻觉,也可以对作者进行痛骂,并以“取关”相威胁。当然,对和菜头这样成功的作者而言,被一些人骂正是他的目标之一,借与一些读者的互骂,他反而可以获得另一些读者更深的认同。
 
那些经常能写出10万+的自媒体,无一不深谙这一点。他们不再想争取每一个人,不再把潜在的读者平等看待,他们只接纳认同自己的人。敌我关系,不但无害,反而有益。据说和菜头有一句经验之谈,叫“为你的阶级”说话,这里的阶级,可能并不是传统马克思主义者所说的“阶级”,而是某个特定的群体。找到那个群体,拥抱那个群体,征服那个群体,你就成功了,成为了国王。
 

这同样也是罗辑思维横扫网络的原因所在......(加入「I/O」会员服务获取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