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的「虚伪」与自动驾驶的「原力」

本文节选自第 53 期 「I/O」会员通讯。欢迎加入「I/O」会员服务获取全文,每周你还会收到三封专属会员邮件,包括独家的科技书评,科技新闻、趋势的独家解读以及别处看不到的文章、图书、视频推荐

2016 年炒得火热的几个话题中,直播、虚拟现实、共享经济逐渐在媒体版面上消失,而人工智能、自动驾驶泽「坚强」活了下来,并在互联网巨头与资本的共同作用下迎来新的爆发点,然而在 2016 年 8 月 Gartner 一年一度的炒作曲线里,你却看不到「人工智能」的字眼,这其实也是过去一年甚至几年时间里,公众对于人工智能的误解。

img

有个很俗的说法:「当我们在谈论XX 时在谈论什么」,这个句式同样适用于人工智能。无论国内外,现在几乎所有的科技媒体都在报道「人工智能(AI)」领域的突破,但真实的情况则是:当下的所谓「人工智能」进步,准确的说是机器学习快速发展后的体现,与真正的「人工智能」没有必然的关系。

如上图所示,Gartner 将机器学习(Machine Learning)列为 2016 年最具「炒作性」的技术。关于机器学习与人工智能的关系,此前我也在会员通讯里做过解释,这里引用计算机科学家 Robby Goetschalckx 的解释: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is the name of a very large research field, with numerous branches. Any approach to make a computer behave in a way which can be called intelligent" falls under this field.

Machine Learning is a particular branch in AI. It focuses on algorithms which construct models based on observed data. An essential part is the learning: given different data, you could get a different model. Again, there are many sub-fields and branches, depending on the methodology used, and the problem specification (for example, do you just want to learn which examples are "good" or "bad", or do you want the algorithm to learn what actions to take in a specific situation?).

更进一步来说,机器学习的进化方向并非是人工智能,而更像是人工智能的对立面——增强智能(Augumented Intelligence),至少从目前来看,快速发展的机器学习,已经在诸多领域取得极大突破,无论是语音、图像识别还是自然语言处理,这些经典的机器智能难题正逐步有了些许答案,但你绝不能说这就是所谓的「人工智能」。

硅谷资深记者马尔科夫在其《与机器人共舞》一书里记录了 AI (人工智能)与 AI (增强智能)的冲突:

人工智能定义的世界与恩格尔巴特的“智能增强”理论之间的鸿沟已经非常明显。事实上,20世纪60年代恩格尔巴特造访麻省理工学院来展示自己的项目时,马文·明斯基就抱怨说,那是在浪费研究经费,这些钱充其量只能造出一些华而不实的文字处理器而已。
……
在已经过去的50年中,麦卡锡和恩格尔巴特的理论仍然各自为政,他们最为核心的冲突仍然悬而未决。一种方法要用日益强大的计算机硬件和软件组合取代人类;另一种方法则要使用相同的工具,在脑力、经济、社会等方面拓展人类的能力。尽管鲜有人注意这些方法之间的鸿沟,这场新技术浪潮的爆炸(一个正在影响现代生活方方面面的技术浪潮)将极力压缩这种分化,并防止反弹的发生。

如果要给 AI 和 IA 的争论下一个基本判断,那就是:人类研究如何提升机器智能,其目的到底是为了增强人类能力还是为了制造与人类同等智能的机器?

早在 1948 年,数学家维纳出版了影响深远的《控制论》,其中一段这样写道:

如果我说,第一次工业革命是革「阴暗的魔鬼的磨坊」的命,是人手由于和机器竞争而贬值……那么现在的工业革命便在于人脑的贬值,至少人脑所起的较简单的较具有常规性的判断作用将要贬值……假如第二次工业革命已经完成,具有中等学术能力水平或更差一些的人将会没有任何值得别人花钱来买的可以出卖的东西了。

8 年之后的达特茅斯研讨会上,一群数学专家制造了一个新词「人工智能」,在当时年轻的麦卡锡眼里,「控制」、「自动机」等词语都无法与人工智能等同。几年后,麦卡锡在一篇书评中对被称为「技术的社会建构」的学术概念提出了异议,他煞费苦心地将人工智能一词与它那以人类为中心的根源剥离开来。 换句话说,一开始,麦卡锡的「人工智能」并未考虑其对人类的影响。「到目前为止,人工智能圈子在绝大多数时候都选择忽视他们认为只是强大工具的系统带来的影响,规避了对道德问题的讨论。」

这个基本逻辑的不同,是过去 60 多年人工智能领域争论的焦点。但很遗憾,在媒体、资本的多重作用下,这个争论被完全无视了,留下来的,只有「人工智能」的自嗨.......(欢迎加入「I/O」会员服务获取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