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tbot 崛起、失败以及未来的进化路径

本文节选自第 54 期 「I/O」会员通讯。欢迎加入「I/O」会员服务获取全文,每周你还会收到三封专属会员邮件,包括独家的科技书评,科技新闻、趋势的独家解读以及别处看不到的文章、图书、视频推荐

大概从 2015 年下半年开始,Chatbot 迅速成为硅谷投资人和科技媒体的「宠儿」,比如 Evernote 创始人、现投资人的 Phil Libin 就将自己对 Chatbot 的惊喜形容为 2007 年排队 4 小时买下 iPhone 时的心情

There’s an interesting leading indicator of when a new industry is about to go mainstream: the limiting factor shifts from technology to design. Developing mobile apps before the iPhone was all about fitting into cramped resources and figuring out clever ways to cheat the limitations. After 2007, it was about the design. That’s not to say that the tech stopped being important or stopped improving; just compare the massive improvements under the hood over the past few years; but the real difference between successful apps and also-rans usually came down to design. I think bots are going to be entering that phase now.

但这个理由并不充分,早在差不多两年前,a16z 的Benedict Evans 在推演移动互联网下一个变革机遇时就认为,由于基于移动平台的消息类应用将成为移动端进化的主要变量,因此由消息应用衍生出的「应用里的应用」将成为用户注意力消费的新中心。

这个推断逻辑也是过去几年全球范围内用户消费变化的写照。微信、Facebook Messenger都已成为不同地区消息类应用的绝对垄断者,两者现在也越来越多迈入一个「战区」——连接一切。

于是,基于自身庞大的用户群体,FB 与微信在自身应用内构建了又一层应用体系——也就是所谓的 Bot。Facebook 倾注大量心血的 M,已经是可以实现聊天、搜索、预定鲜花或咖啡的任务,并鼓励第三方开发者在 Messenger 里开发 Bot;微信则在原有公众号、服务号的基础上, 2017 年重磅推出的小程序,也一度让人们看到微信在重构浏览器、Web 上的野心,尽管目前声音不大,但考虑到其如此大的用户体量,未来的走向还是令人关注。

某种意义上说,正是这些社交应用或准确地说消息类应用才推动了 Chatbot 的火热,另一个大背景则是,全球范围内的移动互联网基本都到了一个尴尬的境地:巨头垄断了头部的重点应用和流量;用户对于新应用的兴趣越来越小。

在中国,从传统 BAT 到新贵 TMD (今日头条、美团、滴滴),掌控了当下中国主流社会在移动互联网上的所有注意力。

下图是一份来自 Business Insider 对于苹果 Apple Store 、Google Play 商店的调查数据,你会看到尽管应用商店的应用越来越多,用户也会热衷下载应用,但真正打开率却非常非常低:

img

正是这样的现实背景,所谓 Chatbot 将替代 App 的言论一直甚嚣尘上,但这的确是个伪命题......(欢迎加入「I/O」会员服务获取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