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节选自第 58 期 「I/O」会员通讯。欢迎加入「I/O」会员服务获取全文,每周你还会收到三封专属会员邮件,包括独家的科技书评,科技新闻、趋势的独家解读以及别处看不到的文章、图书、视频推荐

前不久,猎豹 CEO 傅盛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表示:人工智能现有的发展方向,受影响最大的是大公司:

深度学习下,恐慌的应该是大公司,因为他们积累了很多的技术,不管是语音还是技术,在深度学习的冲击下都被颠覆掉了。

撇开傅盛的身份,这个行业判断还算成立。过去几年,作为行业老兵的 IBM、微软以及苹果,无一不在积极向人工智能或者准确地说深度学习来靠拢。甚至对于苹果这样以保密文化著称的公司来说,深度学习领域所谓「要么论文,要么死亡」的行业潜规则也让其处在一个十分尴尬的位置。为此,当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学家 Russ Salakhutdinov 加入苹果后,其第一件事就是向外界宣布,苹果的深度学习研究会试图改变公司现有的保密规则,以更好地参与到深度学习大潮中,2016 年 12月,苹果发布了有史以来第一篇深度学习论文

另一个备受煎熬的大公司是英特尔。

过去三十多年的时间里,英特尔凭借着在 PC、服务器领域的芯片霸主地位,某种意义上也是推动人类计算的重要参与者。但这份荣耀自 2007 年之后就开始暗淡,那个一下子重新定义了智能手机并改变世界的 iPhone,与英特尔没有一毛线的关系。

尽管在历史上看,英特尔似乎从未「放弃」移动芯片业务,比如 1997 年就收购了 DEC 的半导体业务,和 ARM 达成协议,或的 Xscale 的授权,也一度成为黑莓、摩托罗拉的芯片供应商,但正如克里斯滕森在《创新者窘境》里所写的那样,英特尔在移动领域的失败并非技术,而是当时 PC、服务器市场的巨大诱惑,克里斯滕森曾这样写道:

已定型的公司为什么延迟推出新的技术?通常的解释是它们害怕影响现有产品的销售。如果新的技术促使新的市场应用出现,那么推出新的技术就不一定是分散的。它们会在新产品商业成熟时推出。

这也就不难理解当乔布斯带着第一代 iPhone 原型机前往英特尔的时候,英特尔时任 CEO Paul Otellini 拒绝了为苹果提供 iPhone 专用的 CPU,在《大西洋月刊》记者 Alexis Mandigal 采访时,Otellini 这样回忆当时的情景

The thing you have to remember is that this was before the iPhone was introduced and no one knew what the iPhone would do... At the end of the day, there was a chip that they were interested in that they wanted to pay a certain price for and not a nickel more and that price was below our forecasted cost. I couldn't see it. It wasn't one of these things you can make up on volume. And in hindsight, the forecasted cost was wrong and the volume was 100x what anyone thought."

随后的英特尔尽管用收购英飞凌的无线业务,寄希望于发布一系列可用于移动设备的凌动处理器来挽救败局,但为时已晚,整个移动芯片市场早已被高通、联发科瓜分,甚至连三星也难有一席之地。

此时时间来到了 2013 年,新任 CEO 科再奇走马上任,押注平板电脑里的芯片成为一根救命稻草。

整个 2014 年,英特尔豪赌平板市场,不仅确定了 4000 万个平板电脑专用芯片的目标,还加大对于下游厂商的补贴力度。以补贴换市场的做法也取得不错的成绩,公开资料显示,在财报 40 亿美元的亏损支撑下,英特尔一共卖出了 4600 万个平板市场的芯片。

但比市场亏损更严重的问题来了:平板电脑市场在短暂辉煌之后,增长势头放缓,甚至出现下滑。我们暂时找不到当时平板电脑市场的具体数字,但通过英特尔平板电脑的直接竞品 iPad 的增长变化,也可以一窥端倪:

自 2015 年开始,整个平板市场迅速转向,而对英特人来说,这是一次失败的豪赌。IDC 也曾对 2016 年全球平板电脑持悲观态度,较上一年下跌 5.9%。到了 2016 年 4 月,紧随第一季财报,英特尔同时宣布裁员 1.2 万人,并大幅调整产品线,包括面向平板电脑的移动芯片产品线或关闭或整合,从而也基本宣告英特尔的以平板电脑切入移动市场的战略已宣告失败。

此时摆在英特尔面前的路已经不多,PC 持续下滑的事实是谁也改变不了的行业大势,曾经与英特尔并肩作战的微软、联想、戴尔,或转型或拼死挣扎,这个行业的增长空间几乎已经消失殆尽;服务器领域,随着全球云计算市场的逐步爆发,通用服务器出货量不断
下滑,越来越多的业务订单来自于包括 Google、亚马逊在内的数据中心专用服务器,这也意味着,尽管短期内服务器市场还会迎来一波增长势头,但其背后是几家云计算巨头带来的短暂红利,英特尔在其中的位置非常尴尬。

更重要的一点,当 2015 年下半年开始的机器学习(深度学习)热潮中,英特尔几乎毫无胜算......(欢迎加入「I/O」会员服务获取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