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节选自第 59 期 「I/O」会员通讯。欢迎加入「I/O」会员服务获取全文,每周你还会收到三封专属会员邮件,包括独家的科技书评,科技新闻、趋势的独家解读以及别处看不到的文章、图书、视频推荐

作为科技媒体从业者,我在过去几年参加了不少国内外 IT/互联网公司的各种峰会,这些大会无一例外都用各种灯光、LED包装舞台,硕大的舞台上往往只有一个演讲人,或用语言或用图片或用视频展示着该公司一个个的「创新」。在强烈的灯光照射下,让演讲人几乎看不到台下几千个观众的表情或样子,正是在这种环境里,演讲人更加投入地解读公司的「创新技术」。

我曾经在参加某次科技大会之后感叹:如果技术也是一种宗教,我们还有没有权利或可能做一个异教徒?

得到的回复几乎都是「不可能」。这看起来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人类原本以技术为自己带来更多自由,可到头来技术却让人类变得更不自由。正如波兹曼曾一针见血谈到的:**中世纪神父用酒、水和祷告来推荐上帝,如今技术专家则用报表、数字和调查来宣扬技术。

今天,我们沉浸在「解决方案主义」的旗帜下聆听「技术万能布道者」的传教,同样也是今天,我将选取数篇反思所谓技术创新如何惠泽人类的文章,展现关于技术发展、商业模式创新的另一面:

  • 拥有「业界最强心理学能力」的 Uber
  • Uber 们成与败背后是硅谷盛行的「bro culture」
  • Tim Berners-Lee 的梦想与现实
  • 如果硅谷的这些「精英」开始作恶.....

欢迎加入「I/O」会员服务获取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