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内容无关的「内容创业」和「内容平台」

本文节选自第 69 期 「I/O」会员通讯。欢迎加入「I/O」会员服务获取全文,每周你还会收到三封专属会员邮件,包括独家的科技书评,科技新闻、趋势的独家解读以及别处看不到的文章、图书、视频推荐

前不久收到搜狐的邀请函,大意是说,搜狐会在 5 月份启动一个补贴自媒体的项目。这大概是我在 2017 年收到的第四个自媒体生态平台的邀请函了,有意思的是,我每次都有别的事情没赶上,而这次恰好有空去观摩张朝阳的演讲,不料主办方却告诉我,原定于本周的发布会又被推迟到月底,一向赶晚集的搜狐,在内容创业市场的一系列「慢动作」,也让外界对其未来的地位产生巨大怀疑,但另一个问题则更严重:当下的内容平台,已经和内容没有任何关系了。

内容创业的火热,是过去两年时间内中国互联网最具代表性的阶层流动现象——和经济社会阶层流动类似,互联网的阶层流动的直接表现也是旧王下位,新君登基。诞生于 2011 年的微信,在微博逐渐淡出公众视野的权力真空期,迅速成长为全新的社交平台。随后的微信公众平台,尤其是微信公众号,则进一步瓜分了微博在媒体影响力上的份额,从而也彻底取代微博,成为中国第一大社交和资讯平台。

2012 年的中国内容行业发生了两件影响深远的事件。5 月,标榜「中国版赫芬顿邮报」的虎嗅网上线,创始人是前《中国企业家》杂志执行主编李珉。12 月,前《财经》杂志资深记者赵和娟创办的钛媒体正式上线,和虎嗅一样,钛媒体也聚焦于科技领域,并通过约稿或投稿的方式来生产内容。

自此以后,中国的内容生产者们,开始迎来一个百年难遇的黄金时代。过往,内容生产者与读者之间有着诸多厚厚的墙,比如报纸、杂志或图书出版社,这些机构的存在,曾经扮演过内容把关人的角色,但一定程度上也提高了内容创新的门槛,你千辛万苦写的一篇好文章或一部书稿,还要花费更多时间和精力争取获得公开展示(或发表或出版)的机会,这种事实上的垄断行为也让媒体、图书出版长期以来都是头部作者们的自嗨游戏。

但在微信公众号、虎嗅、钛媒体的模式效应下,内容生产者的「搬运次数」开始下降,关于「搬运次数」的解读,我在一年前的反思文章里写道:

前不久去京东,京东的一位高层在介绍他们的商业模式时只说了一句话:「我们就是要减少商品的搬运次数。」这句话的潜台词太多了,人们现在总说线下商铺效率低。究其原因,本质上就是商品搬运次数太多,从进货、铺货、补货等等,都是实体商品的搬运,这个过程需要人、时间、金钱,所有这些加起来都是成本。

但电商就不一样了,电商让所谓的「商品」变成了信息,让信息流动起来。

这对我的触动很大。我们来看我们这群内容生产者,在过去,我们要会发现的内容推荐给别人,要经历冗长的的过程,小范围的,你需要一对一讲述一个故事,而大规模的一对多则需要借助纸媒,比如杂志,可杂志的生产周期足足至少在七天,绝大多数的好内容在七天时间里都会有不同程度的损耗,这期间,内容的「搬运」次数太多,早年间是手写,后来的打印,再到后来的word文档等等,不管什么形式,搬运次数并没有直接减少。

但现在不一样了,借助(钛媒体)这样的平台,我们能快速实现内容「发现」——「推荐」——「互动」——「再发现」的过程。这就意味着内容的搬运次数越来越少,从内容生产者——也就是我们,直接推向了内容消费者,中间的损耗也非常少。

更重要的一点还在于,这些新媒体平台和内容生产者之间几乎没有任何金钱关系,我在过去四年给钛媒体、虎嗅写了多篇稿件,只收到可以忽略不计的稿酬,换句话说,很多像我一样的内容生产者,都在这些平台上共享我的思考和见解,这难道不是一种共享经济模式......(欢迎加入「I/O」会员服务获取全文)

对「I/O」会员通讯感兴趣?欢迎从这里加入!

<!-- real people should not fill this in and expect good things - do not remove this or risk form bot signu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