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节选自第 72 期 「I/O」会员通讯。欢迎加入「I/O」会员服务获取全文,每周你还会收到三封专属会员邮件,包括独家的科技书评,科技新闻、趋势的独家解读以及别处看不到的文章、图书、视频推荐

最近陆续听到几个朋友抱怨,自己长期关注的某个大 V 或者某些公众号内容质量下滑。类似这样的反馈会经常在各个渠道看到或听到,这也让我想起不久前胡泳先生的一个演讲,他提出了一个很有趣的观察:如今我们的知识越来越丰富,知识的门槛也越来越高。

理解这个观点的出发点是这样的:

人类的知识一直在增长,我们怎么去理解这个远远超出我们大脑处理能力的世界的呢?最基本的策略就是过滤、筛选,把水流关小,我们就控制住了消防水管;同理,我们有一个复杂的过滤系统,我们能够成为这个星球上的主导生物,全赖于我们创造出的复杂的过滤系统运转良好。但是我们也付出了隐形的代价:我们把知识的门槛定得太高了。

一些旧式的知识机制,比如报纸、百科全书、教材等,其权威性来自于它们为其他人过滤信息这一事实。现在我们通过知识的民主化降低了门槛,但同时很难避免某种程度的绝望,因为传统的权威失去了力量,而新的技术、新型的权威机制,却还没有完全定型。

过去二十多年的时间,互联网给世界带来两种变革。其一是连接,Web 连接了人和信息,社交网络连接了人与人,如今的智能手机、物联网雏形,则让连接变得无处不在。

其二,则是信息的生产和传输加速。过往人们将采集到信息加工整理,诉诸文字,最终以图书的形式呈现出来。后来在互联网的帮助下,网站编辑或管理员整合信息,让信息的传输速度加快,再后来,信息的生产和传输实现了实时化,如今我们每天在社交媒体上生产信息、传输信息、消费信息,几乎感觉不到一丝时延。

但上述两个变化也带来诸多负面影响,最严重一点就是随着信息量的激增以及超快的传输速度,传统、权威的过滤机制已经失效, 胡泳先生分析了当下的两种过滤技术:

我们正在实验的技术主要可分为两类:算法机制和社交机制,尽管大部分我们使用的工具其实是结合了两者。算法技术利用计算机强大的记忆能力和处理能力,从浩瀚星云般的数据中寻找出答案。而社交工具则将我们朋友们的选择,作为指南,帮助我们寻找到感兴趣的东西。

不过,他也承认,两种过滤技术有着很多不足:

比如算法过滤存在算法黑箱以及剥夺我们的选择权的问题,而如果我们的社交网络是我们新的过滤器,那知识的权威就从遥远的专家那里,转移到了我们所熟悉、所喜欢、所尊重的人所构成的网络上,这同样也会产生一系列意想不到的问题,例如过滤气泡:高度同质化的信息流把相异的观点有效地排斥在外。

胡泳先生所言的两个机制也在互联网的演进中不断发展,如算法机制从搜索引擎到现在的个性化推荐,社交机制也经历了 FB、微博到微信的变化,而各个不同「版本」的算法和社交机制,也有诸多不同......(本文剩余部分需要付费阅读,欢迎加入「I/O」会员服务获取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