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周,微博、Acfun、凤凰网都接到广电总局的行政命令,由于不具备《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上述网站的视听节目必须关闭。《好奇心日报》在一篇文章里提出一个疑问:到底如何定义「视听节目」?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就像哆啦 A 梦的口袋,什么都能装。

小米、天猫们做电视盒子的时候,这个牌照被用来确保电视盒子只能搭载广电认可的视频服务,降低盒子+视频网站对电视体系的冲击。

搜狐、爱奇艺们放正版美剧的时候,这个牌照被用来确保所有剧集必须由广电先审然后才可以播出。

映客、花椒做直播的时候,直播平台和个人被广电要求持证上岗。

梨视频做时政视频,也是被这个牌照整改,转而去做视频界的《读者》。

看上去,这个牌照可以管任何事。

根据广电总局披露的数字,截至去年年底,一共有 588 家机构拥有这一许可证。从 2016 年 5 月开始,这一数字就没有再增加过。

对于中国的互联网公司,证,或者更常用的说法“牌照”,对于做生意的影响越来越大。

没牌照不一定马上遇到问题,但风险一直在那里,不知道哪天因为什么原因就被关了。

不过,这篇文章的目的其实是在讨论一个命题:作为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在不同领域都需要不同的牌照,从文字到视频在到支付,你所做的每一块业务如果想「合法」,并不容易,以视频为例:

广电总局从 2008 年开始执行《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要求凡是在互联网上从事视频服务的都应该取得《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这部许可证对申请人要求极高,其中第一条就规定“申请单位应当具备(同时)的基本条件包括具备法人资格,为国有独资或国有控股单位……”

为了在自己的网站上放猫猫视频,小 G 还得拉一轮国企的投资,可没人看得上他。而且被国资看上之后也不是很保险,比如最近的万达、复星。

而且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每隔几年,总能由着广电总局出台一套套规定,像搭积木一样,把网上的方方面都管起来。

微博被管之后,这件事也没什么可以想的了。

想想也挺可悲的,要是真的靠这样的「合法」套路,中国的互联网发展之路大概只有梦想而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