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触网20年后,他们想分享这些心得

Nieman Lab 昨天一篇文章介绍了《华尔街日报》触网20年后的一些变化,你或许不会想到,在20年前,在互联网还处在早期的阶段,《华尔街日报》毅然决然地选择设置付费墙。

img

当时《纽约时报》评论道:

Wall Street Journal Bets Internet Readers Will Pay a Fee.

过去20年里,《华尔街日报》的网络版几乎没有免费过,按照 WSJ 一位资深员工 Dave Pettit 的说法:

We launched in April and in August they launched the subscription. The trial period was free — the earlier prototype was also free — but there was always the expectation that business news content, in particular Journal content, would be behind a subscriber paywall.

早期的网络版和印刷版是分开的:

The workflows of the online staff and print staff were very segregated. Entry-level staffers might start out as “interactive news readers” (essentially copyeditors), and move on to doing rewrites as “interactive news writers.” Web production was a clunky process.

如今,WSJ 的网络版和印刷版地位早已不同,在另一位资深编辑 Tim Hanrahan 看来:

“The major difference now I would say is that we went from being an important but obviously different part of the Journal, from being off on the side, to being the center of what we do today,The roles of colleagues have gone from being very specific, to just as much online as print, just as much digital as traditional. The old walls have disappeared.”

在《华尔街日报》触网的1996年,另一家大报《华盛顿邮报》也拥有了网络版,但不为人知的故事则是,其实《华盛顿邮报》早在 1992 年就谋划网络转型,下面这段文字是我三年前所写。

1992年,时任《华盛顿邮报》总编辑的 Robert Kaiser 应苹果公司 CEO Sculley 邀请,前往日本东京参加一次论坛,这一次东京之行几乎颠覆了 Kaiser 对于传统媒体未来的看法。他在会上所见所听仿佛是在看科幻小说,他不能想象在一个计算机还没有彩屏,笔记本平板像是神话,移动电话大得像砖头的时代,未来的互联网会怎样彻底颠覆报纸、杂志甚至电视电台这样的传统媒体。

从东京回来的飞机上,他给邮报高层写了长长的一份备忘录(点击下载),那是一个20年前媒体人对于互联网、传统媒体乃至科技产品的预见。Kaiser刚开始便承认:他被与会者对未来互联网行业发展的预测震惊了。

「 苹果公司工程师 DaveNagel 称,接下来的 10年 将是一个计算机迅速发展的阶段:个人电脑将变得更便宜,每秒可处理 10 亿条指令(现在只有约 50 万)数据传输的速度将提升到 10 亿比特每秒(现在只有 1500 万至 2000 万)。总之个人电脑将成一个虚拟的超级计算机,便于传输和存储大量的文字,影响资料和图片等。」

如果可以穿越回去,我们或许可以前往会场给这些「布道者」再「布道」,因为如今的电脑已经不仅仅是超级计算机那么简单,但别忘了,这是 20 多年前,一群当时最有前沿意识的人看到的未来,而当我们回首时发现,这个预言还是太保守了,科技的发展早已突破人们想象。而在当时,Kaiser 不得不花时间去思考去消化这些预测,他接着写道:

「在这次会议上,我问了很多个科技极客,我认为 Nagel 的预言太过于乐观。但没有人同意我的意见,他们甚至比 Nagel 的想法更前卫,他们认为未来电脑的交互界面会更方便,比如可以声音控制、手势控制等等。他们强调,这一切都不会是科幻小说,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实现。」

Kaiser显然感到了事态的重要性,他对集团高层建议说:

「世界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改变,我们需要密切关注正在发生的事情。虽然我们这个行业还没有和互联网发生关联,但我敢打赌,未来媒体行业肯定会被互联网所改变。我们需要在他们的行业(互联网)里用他们的规则竞争。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打败他们。」

这里我们不得不佩服 Kaiser 快速学习的能力,他在互联网即将爆发的前夕领悟到媒体业的危险,接下来怎么办?Kaiser 说出了更让人佩服的话语:

「会议上很多人认为,历史上新媒体初期往往被认为是旧媒体的继承再创新,就像电视机出现时,人们会认为那是视频化的广播电台,但这是一种非常短视和不负责任的看法。我们(《华盛顿邮报》)绝不能仅仅把新闻内容贴到互联网上,换句话说,我们需要提供一种互联网式的新闻产品!」

Kaiser 随后和科技版编辑 Potts 一起开发出「邮报卡片」(PostCard),这或许是传统媒体迈向互联网化的重要一步,这张卡片里(如下图),我们依稀看到 Kaiser的理念:用互联网的化的思维去重新塑造传统新闻行业。但是,互联网爆发并未马上到来,PostCard 仅仅是个运行在单机上「新闻网站」。

img

直到 1996年,《华盛顿邮报》的网站才最终上线。但报业老板们,从未认真考虑过如何理性拥抱互联网,他们确信只有印刷的报纸才是报业集团的根本,他们没有勇气与动力去开辟新的领域,直到后来后悔莫及。Kaiser 曾在备忘录一针见血的指出:我们必须确信现在活在一个电子设备的海洋里,我们必须警惕因为一个不可原谅的时代错误而被吞噬。

更重要的是,博客、社交网络的涌现,几乎彻底改变了媒体和读者的关系,如今人人都是作者。这个时代每一个普通人都能成为新闻发布者,每个人都可以为这个世界带来各种各样的信息,换句话说,每个人都可以是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