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节选自第 93 期 「I/O」会员通讯。欢迎加入「I/O」会员计划获取全文,每周你还会收到多封专属会员邮件,包括独家的科技书评,科技新闻、趋势的独家解读以及别处看不到的文章、图书、视频推荐

这封会员通讯将对近期人工智能领域一些事件做深度的梳理和整合,包括国家政策、创业方向、巨头转型以及人才等多个角度。

上周出版的《经济学人》杂志在「社论」部分讨论了中国人工智能发展的隐忧——并非是关于行业从业者,而是关于国家层面。这篇文章的开篇这样写道:

IMAGINE the perfect environment for developing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I). The ingredients would include masses of processing power, lots of computer-science boffins, a torrent of capital—and abundant data with which to train machines to recognise and respond to patterns. That environment might sound like a fair description of America, the current leader in the field. But in some respects it is truer still of China.

这篇文章可以看作是中国当局将人工智能上升为国家战略之后引发的一连串反应,而更大的背景则是中国移动互联网市场、资本市场以及大量归国人才,而当国家层面介入整个产业后,从国际贸易到政治都有多重影响,《经济学人》首先提出的是数据保护主义对于跨国公司的负面影响,尤其是在 6 月份《网络安全法》公布之后,数据的收集、使用受到严格管制,这对包括苹果、微软等美国公司在华业务有不小的冲击。前不久苹果正式宣布在贵州启动 iCloud 数据中心建设,原因也在于此。

其次,《经济学人》发现,在当下中国热闹的人工智能产业里,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关注算法、数据和融资,而鲜见对于机器学习或深度学习这个「黑盒子」究竟如何影响社会发展的反思:

All the leading AI researchers in the West are signatories to an open letter from 2015 calling for a ban on the creation of autonomous weapons. If it happens at all, the equivalent Chinese discussion about the limits of ethical AI research is far more opaque.

这种讨论的局限性不禁令人想起,当初人们对于市场经济以及《国富论》的追捧,整个讨论体系里缺乏亚当·斯密另一本书《道德情操论》的参与,其后来的结果就是经济上行时期的社会动荡,而当下中文语境的人工智能讨论,创业融资,巨头垄断长期占据版面头条,社会伦理层面的讨论完全被忽视,这一次的技术推动的技术进步,会不会重蹈覆辙呢?

另外,这篇文章忽视了其他层面的担忧。比如当局会如何透过人工智能,继续扩大监控行为.......

alt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