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星之死,给蒙眼狂奔的创业公司们带来哪些启示?

山东青年李文星的遭遇最近成为媒体热议的焦点,《好奇心日报》认为:李文星的悲剧,是互联网公司增长模式出了问题

在 8 月 2 日下午的一份官方声明中,Boss 直聘 CEO 表示,在 7 月 28 日接到芥末堆的问询之后,公司第一时间与警方取得了联系,在第二天与家属代表见面,随时配合案件调查。

但直到文章发表后的 8 月 2 日夜里,Boss 直聘才连夜更改了审核机制,还宣布将加入人脸识别、身份证认证等。

既然一夜之间就可以在技术上调整这个审核机制,为什么漏洞暴露至少大半年都只是封号,一直没有这么调整机制?

原因不难猜测,用户增长。

互联网公司在做用户增长的时候,有个公认的漏斗模型:用户发现产品 - 用户使用产品 - 用户留下来继续用 - 带来收入 - 用户向别人推荐。

当中每个环节,人都越来越少。

而出现漏洞的就是让企业用户使用产品的环节。为了让人尽快使用产品,互联网公司往往降低第一次的成本,外卖第一次免单、网约车第一程免费、O2O 上门美甲 9.9 元,到 Boss 直聘这里则是发布第一个职位不要求核实企业信息。

Boss 直聘从推广应用到最终从企业用户身上获得盈利,要经历许多环节:企业了解产品、注册、发布招聘信息、使用产品与求职者沟通、成为付费用户,如果在开始时就加上认证环节,花了渠道成本获得的用户就会流失。

也正是因为这样,将增长作为头号目标的互联网公司,在完善资料的复杂步骤和快速注册、使用之间,往往先选择了后者。

对于创业公司,用户量和收入的增长是投资方对其价值判断的最主要因素之一。

拉投资需要数字。相比之下,风险才是不确定的。甚而,一个创业公司得足够大胆才能活到遇见风险的那一天。

Boss 直聘上线三年多,已经获得过五轮共计数千万美元融资,在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赵鹏表示:“我们的投资人一直非常关注我们的审核机制。但是出于对我们的信任,所以相信了我们的策略可行的。”

用户的快速增长,几乎也是创业公司们唯一看重的东西,这些创业公司都相信,快速增长能让解决一切:

先上线,出了问题再改。二十年来,无数公司都循着这条路径追求增长。

2016 年 5 月,深圳一名女教师乘坐滴滴顺风车被司机劫杀,司机使用的是一张伪造的牌照。

事故几天后,深圳 8000 余名滴滴司机被滴滴封号。滴滴内部也通宵排查系统内的“安全漏洞”,紧接着又陆续推出了司机人脸识别、一键报警等功能。

Airbnb 也是如此:

从它创立的第一天起,硅谷投资方就对 Airbnb 的安全产生过顾虑。

“住别人家里?有病吧?”这是硅谷最有影响的孵化器 Y Combinator 创始人保罗·格雷厄姆第一次接触 Airbnb 的想法,至今也是很多非 Airbnb 用户的顾虑。

但在 Y Combinator 里,Airbnb 学会的不是怎样让平台更安全、增加安全措施,而是派人拍房子照片、做邮件推广,在一年内达到 800% 的增长。

2011 年,Airbnb 房东 EJ 回家的时候发现家里被洗劫一空,投诉索赔无门后她写了博客,事件持续发酵。

投资人、Y Combinator 创始人格雷厄姆当时给 Airbnb 的建议是“他们要见血。不要抵抗,承认责任、人们就会放过这事。”

Airbnb CEO Brian Chesky 接受了建议,公开道歉、第一次设立财产保险(在另一位重量级投资人马克·安德森建议下,保险金额从 5000 美元上升到 50000 美元)。

到 2011 年,Airbnb 已经运作 3 年,房东、房客一直都没有保险。但就像格雷厄姆说的,人们原谅了 Airbnb,为它的道歉和补救、也为它的便利。

索赔事件 4 年后,另一位房客入住时被院内倒下的树木砸死。在这件事之前,检查 Airbnb 房源安全与否的人就是入住的房客自己。

事故、赔偿、改进、事故……伴随着数次事故,Airbnb 建立了今天相对完善的保障机制。

尽管已经有无数个前辈公司做出了榜样,但新一代的创业公司或许并不会吸取教训,这种保障机制会极大「浪费」创业公司早期的资源,如此看来,李文星的遭遇或许不是最后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