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新物种」论的荒谬

这几年的中文互联网行业热衷于造词,早年曾一手缔造「凡客体」的吴声又造了一个词:「新物种」。

前京东公关总监闫跃龙在参加完吴声的演讲后写了一篇解读文章,首先明确一点,到底什么是「新物种」:

新物种是旧物种的进化,是一个披着旧外衣的新生物。

说俗点,新物种是挂着羊头卖狗肉,是里外两张皮,表面看起来是A,实际上却是B。

日本的茑屋书店,表面看起来是书店,但在这里你不仅可以买书,还能买食材,买工具,喝咖啡,听音乐,订机票,订酒店……实际上,茑屋书店还是超市、电器城、餐馆、咖啡馆、旅行社……

接着,为何有了「新物种」:

是因为旧物种是以品类为中心,以业态为中心,而不是以消费者为中心,以需求为中心。

传统的书店,定义只是一个卖书的场所,所以不允许顾客看书(在现场看了还会买吗?),更不允许边喝饮料边看。

我以前经常去西单图书大厦看书,那里故意不设座位,许多人被迫站着或者蹲着看书,渴了、饿了只有离开去外面寻觅吃喝。这种反人类的设计,不是从用户的需求出发。

更重要的一点,判断所谓「新物种」公司的价值应该基于其「真实」的一面,而非表面,比如搜狗:

新物种的估值当然是按照实际的人群、场景来估值,而不是表面上的品类、业态。比如,正要上市的搜狗,你看起来只是一个输入法和搜索公司,实际上,输入法是一个智能对话系统,搜索是一个智能问答系统。

所以,搜狗的估值不是按照输入法和搜索的价值来衡量,而是按照人工智能来估值。

综合来看,吴声这套理论建立在生物学的架构上,以此作为观察公司进化的方向和方法,过往,任何一个领域的公司在发展过程都需要遵循该领域的「客观规律」,这是一个「物种」进化的正确方向,但在互联网时代,「物种」进化的方向早已脱离了领域、行业的限制。

尤其是,当主营业务开始衰落,其他业务逐步成长为新支柱业务的情况下,任何一家公司都会成为吴声所言的「新物种」,比如,搜狗不是输入法公司而是人工智能公司,那么百度呢?百度当然也可以不算搜索公司,而是人工智能公司。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所谓「新物种」这个名词,又是一个大箩筐,你喜欢怎么装、装什么,都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