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绕男女在硅谷科技行业里是具有同等能力的争论持续发酵。科技媒体「爱范儿」在一篇文章里梳理了诸多科技产品中的「直男癌」,其中提到了 Siri 这样的语音助手:

以 Siri 为代表的一众语音助手为例,如果你向 Siri 询问其性别,它不会承认自己是个女人,可实际上这些语音助手的声音大都以女声为主导。

有学者认为这是女声语音助理是的原型是过去的电话接线员和秘书等角色,而这一职业往往是以女性为主。而这种对女性的刻板印象被投射到了 Siri 等语音助手上,在电影《Her》中,男主人公就爱上有由斯嘉丽·约翰逊配音的 AI 语音助手。

美国华盛顿大学性别研究副教授 Michelle Habell-Pallan 认为这并不只是巧合。「当你想到助理,你倾向将它们的声音想象成女声,这与劳动被性别化和阶层化有关,文化领域里的某些观念被复制到科技领域,不断循环,如果你没意识到,你只会觉得这是理所当然。」

这显然已经是一种被公众默许的状态,我也曾在之前的会员通讯里详细讨论过电话接线员如何成为大众情人的社会变化过程(详见第 80 期会员通讯:电话情人与 Echo 伴侣)。更近一步,从语音助手到性爱机器人,「男权至上」的社会认知从未改变:

最近据外媒 Quartz 报道,性爱科技市场规模高达 300 亿 美元,但实际上目前却没有哪家公司在开发女用的性爱机器人。有人认为这是因为女性的需求相对男性要小,而一项研究表明,购买情趣用品的人群中男女比例是相当的。

至于性爱机器人,其实就是「充气娃娃」的升级版,主要将硅胶与电子动物制造技术相结合,同时人工智能技术也能让性爱机器人更加逼真。但正如上文所分析的,算法也存在着性别偏见。人工智能领域的性别歧视问题在科技行业中更为严重,微软研究人员 Kate Crawford 称之为 AI 中的「白人问题」,Google 员工 Margaret Mitchell 则认为 AI 是「男人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