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垄断」语境下,我在长夏里的阅读救赎

本文节选自第 101 期 「I/O」会员通讯。欢迎加入「I/O」会员计划获取全文,每周你还会收到多封专属会员邮件,包括独家的科技书评,科技新闻、趋势的独家解读以及别处看不到的文章、图书、视频推荐

上周,今日头条举办了首届金字节奖颁奖典礼。所谓金字节奖,按照官方的说法,是今日头条为内容生产者打造的「内容行业标准」,旨在发现、推荐优质的科技报道。颁奖礼上今日头条高级副总裁赵添就这样说道

目前科技报道的繁荣,离不开我们所处的剧变时代。互联网走向线下,融合众多传统行业,衣食住行都与科技公司息息相关;人工智能与各个领域交叉,势必要对各行业进行改造。

能够看到,科技已成为全民话题,而将关于科技的新知趣闻、波谲云诡都记录成字节,自然成为关切时代的应有之举。金字节旨在鼓励这种行为。

换句话说,这是一家科技内容分发公司举办的针对科技内容的奖励机制。

细心去看这次的获奖名单不难发现,这些被今日头条认可的科技内容的生产者,却都出自于传统媒体,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随后在一篇《科技记者们的门派》文章里做了一番这样的总结

虽然金字节奖是为了寻找中国最佳的科技报道,但无论是颁奖嘉宾,还是获奖者、入围者,其实大部分都出自几个知名媒体系——原南方报系(包括衍生的21报系、新京报等)、财经财新系、第一财经系、中青报系、中企系等。

这说明,这些辉煌一时的媒体,所播散的种子,在遍地开花。

但另一方面,「刺猬公社」也发现,这些获奖者或入围者却来自其他科技媒体,比如虎嗅、钛媒体、爱范儿,以及各大门户网站科技频道等报道......上述两个有趣的发现至少说明了两点:其一,中文互联网的科技报道话语权依然被传统媒体或传统媒体人所掌控;其二,中文互联网的科技报道已然成为几乎所有类型媒体——从财经类到科技类的重要主题,甚至唯一主题。

这是技术垄断大众媒体的典型表现。尼尔·波兹曼早在上世纪 90 年代就在《技术垄断》里发出警告:「技术垄断并不会使其违法,也不会令其不道德,甚至不会使其不受欢迎。只不过会使它们隐形,因此变得无关紧要。」

对大众媒体的影响和塑造只是技术垄断的冰山一角,最近几年大量科技类书籍成为畅销书,也是公众对此趋势的一种回应,我也不得不承认,这种「隐形」的技术垄断心理也在深刻影响我的阅读体验。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长夏里,我在阅读几本新书、旧书时也有意无意地将二次体验和解读延伸到技术层面,这个书单共包括 13 本书,涵盖「看」的技术和艺术、人工智能探索的虚伪与真相、威权主义下的技术以及当注意力被任意贩卖后的人类命运......(欢迎加入「I/O」会员计划获取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