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的虚拟与现实的硅谷

如 Dan Lyons 书中所写,创业公司不过是巨头们游戏的一个棋子,想想未免有点悲哀,但在中国,现实可能比这个硅谷和那个硅谷更残酷。

img

前《新闻周刊》科技编辑 Dan Lyons 在52岁时加入一家创业公司HubSpot,担任营销员,他将自己的经历写成了一本书Disrupted: My Misadventure in the Start-Up Bubble: Dan Lyons: 9780316306089: Amazon.com: Books,描述了他在创业公司内目睹的可笑故事:

处于顶层的人们正从游戏中获利,他们操纵游戏使之有利于自己……他们把亏损的初创企业变成了让少数投资者受益的金融工具……与此同时,科技从业者被告知公司的需要比他们自己的更重要。

《金融时报》的书评认为,「Dan Lyons 从一种越来越清醒的视角聚焦于对硅谷的更广泛批判。」如今,Dan Lyons 是HBO喜剧片《硅谷》的联合制作人和编剧,而就在上周末,第三季《硅谷》正式回归,Box 公司创始人 Aaron Levie 发了一条颇具深意的推文:

img

如果你看不懂这个梗,不妨在回过头来看看今年以来硅谷各大公司都在做什么?那就是Bot:

  • Facebook 推出基于 Messenger的Bot 开发平台;
  • 微软鼓励开发者开发 Bot;
  • Google 即将到来的开发者大会也必将宣布关于Bot 的一系列产品;

「Bot 吃掉世界」这句话一点都不夸张,事实上,互联网至少一半流量来自Bot,这背后的意义十分深刻,真人不再是数字空间唯一的行动者,机器正在以各种方式加入国家,公民与商业力量间的一片乱战。机器在数字空间的崛起,印证了技术哲学家布鲁诺·拉图尔对「非人类行动者」存在能动性(Non-human agency)的论述。

而在Evernote 创始人,如今已经转身投资人的 Phil Libin 看来,自己看到 Bot 的时刻重新感受到 2007 年在波士顿 Apple store 前排队四个小时买下 iPhone 的心情,他这样写道:

There’s an interesting leading indicator of when a new industry is about to go mainstream: the limiting factor shifts from technology to design. Developing mobile apps before the iPhone was all about fitting into cramped resources and figuring out clever ways to cheat the limitations. After 2007, it was about the design. That’s not to say that the tech stopped being important or stopped improving; just compare the massive improvements under the hood over the past few years; but the real difference between successful apps and also-rans usually came down to design. I think bots are going to be entering that phase now…

这是硅谷正在发生的事情,在大公司鼓动之下,也成为创业公司争相努力的方向,不过就正如 Dan Lyons 书中所写,创业公司不过是巨头们游戏的一个棋子,想想未免有点悲哀,但在中国,现实可能比这个硅谷和那个硅谷更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