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媒体从业者的流行病

在科技媒体工作久的人都需要多问问自己「为什么投身科技媒体?」新闻理想主义,同样也适用于这个行业。

img

TechCrunch 网站的一篇文章 Tech fatigue 的观点颇具代表性。

在科技媒体工作久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想法,当然也包括我:

At some point, everything new feels old, everything different feels dumb. If you get stuck in this circle of endless cynicism, you need to ask yourself the important questions.

联想起本月初播客节目《IT公论》停播,主持人之一的 Rio 在博客里引用另一位主持人 Lawrence的话:

大約從 2015 年年中開始,《IT 公論》進入了瓶頸期。科技圈不缺新聞,因此我們不缺話題,聽衆也一直期待着每週一聽到同樣的節目。但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我們在不斷重複已經說過的話。對我而言,沒有什麼比這更不能接受了。

在 2013 年底,用語音的方式來解讀互聯網/軟件新聞是一件新奇的事。今天它仍然有價值,但已變得日常;它已經被 commoditized 了。Commoditization = 死。

我自己并非《IT公论》的目标受众,但对以这个理由结束这档栏目感触颇深。与 Lawrence 选择「逃离」(他已经启动一个新播客节目),这位 Techcrunch 的老兄花费了些时间思考自己为什么投身科技媒体,一是互联网真正带来了真正的变革(姑且不说好与坏),二则是科技行业充满了有趣的事情(从技术创新到行业八卦),最后他似乎找到了解决方案:

And if you suffer from tech fatigue yourself, think about this as well — why do you like tech in the first place? And remember that everything new is already old, and everything unfamiliar is new.

新闻理想主义,同样也适用于科技媒体从业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