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处处“高大上”的Google,还是想让你在桌面看更多广告

本周,Google 的一项举动引发多方关注。根据 Reddit 上一位使用 Chromebook 的用户反馈,在最新版的 Chrome OS v51 中,系统设置菜单中有一个写着「Enable Android apps to run on your Chromebook(能让你的Chromebook运行Android应用)」的复选框。尽管目前出现这项功能提示只发生在Developer Channel中,并且据开发者透露,当他们启动这项功能后系统仅提供了一个教程,并且很快就会自动关闭,但此举透露了 Google 或正计划将 Chrome OS 与 Android 整合的决心。

在上周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财报会议上,Googe CEO 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表示,Google 将启动一轮转型任务,其目标是成为以技术驱动的云计算供应商,并计划在 2020 年使其云计算业务营收超过广告业务

但显然,Google 要做的不仅是云计算业务收入快速增长,也现有的核心业务——广告收入同样不能掉队。根据广告巨头 Merkle 发布的 2016 年第一季度《数字营销报告》,美国移动搜索广告市场增长迅速,其中来自智能手机的广告点击所占比重从去年四季度的33%上升到今年的39%。而在全美所有移动搜索广告点击量中,Google 占据了95%,份额远高于去年同期的86%。微软的必应搜索在智能手机端的点击量份额只有 3%。

如此垄断地位也令人对其收入情况很好奇,尽管 Google 从未公布过详细数字,但在今年 1 月的甲骨文与 Google 的诉讼中,甲骨文律师公开表示,Google 已经从 Android 获得了310亿美元的收入,主要的营收方式就是广告以及自家移动软件商店的分成。

如今,智能手机领域的操作系统争夺战已经宣告结束。 早在 2014年,市场调研公司 Strategy Analytics 的数据显示,iOS 和 Android 占有全球智能手机 96% 的份额。其中,iOS 的市场份额为 12.3%,而 Android 则是 83.6%。但在利润方面,iOS毫无疑问占据绝对领先地位。分析公司Canaccord Genuity称,苹果在手机行业的利润占整个智能手机市场利润的 72%,而十几家全球范围的Android厂商将争夺剩下不足30%的利润,这还不包括一些地区性的山寨厂商。

不过,Google 在Android 的广告模式有诸多隐忧。从根本上说,移动设备上的 App 经济与 Google 原有模式的冲突。尽管Google在Android 里开发了大量原生应用——从短信、邮件到音乐、图书甚至健身应用,但大部分这些应用都独立运行,这和Google在桌面浏览器上的网页和服务之间的链接跳转截然不同。

想象一下,我们现在是如何用手机的?很多用户解锁手机后的第一反应是打开某一类的应用,比如看新闻时就去打开新闻客户端,收发邮件则去打开邮件App,外出吃饭逛街的时候则使用地图或团购之类的App,这些App与Google搜索、移动版Chrome浏览器关系并不大(这在中国尤其明显)。即便使用Gmail收发邮件,但从本质上说,这些App就是一个信息孤岛。

其次,全球范围内看,基于聊天、地理位置的移动应用正在成长为一个个所谓的超级 App。比如微信,它几乎满足了一个普通中国人生活的一切需求,无论线上还是线下,前不久微信又推出企业微信,这也使得微信成为用户生活、工作的必需品。类似的情况还有聊天软件 Line。

4月初开始,微软、Facebook 相继发布一系列基于聊天应用的 Bot 开发套件,鼓励开发者为skype、Facebook Messeger 开发 Bot,都谋求成为硅谷的微信。

当一个个聊天应用成为用户需求的入口,也就意味着聊天应用成为「悬浮」在移动 OS 上方的新系统,微信、微软、FB 完全可以撇开 Google,在Android 的聊天应用里打造自己的广告模式。

上述威胁直接威胁到 Google 的核心商业模式,而转型桌面市场,颇有些围魏救赵的感觉。事实上,Google 一直在尝试如何打通两个操作系统。Google Android 产品管理副总裁布莱恩·莱克斯基也对媒体暧昧的表示:「Android和Chrome 平台团队的合作更加紧密,但这并不意味着彻底发生改变,至少现在不是。」

2014年,谷歌首次让一批 Android 软件(其中包括了Vive、Evernote、Duolingo)在Chrome OS上运行。2015 年 5月,Google 又发布了一款名叫 ARC(App Runtime for Chrome) Welder 的应用,用户可以直接转换Android 应用,以此扩大支持范围。

另一方面,在整个 PC 行业衰退的背景下,Chromebook 销量喜人。Google 在2011 年发布第一代 Chromebook,并未被外界看好,直到2013 年,该系列产品的销量才有所上升。2014 年,Chromebook 在第三季度以 71.5万台的销量击败了苹果的 iPad。根据 IDC 的报告,2015年全球 ChromeBook 出货量将超过2014年。仅仅在 2015年前 3个季度,Chromebook 已经占到全球 PC 出货量的 2.8 %,在2014年全年,这个数字只是1.9%。

而在桌面端,Google 有一套横扫千军的商业模式——搜索广告。某种意义上说,Google 就是桌面互联网的看门人,它解决了用户寻找信息以及商家寻找用户的痛点。当年,Google 为了获取流量,与 PC 厂商合作,在其出售的 PC 里预装Google Toolbar (Google 搜索工具条)。随后又与多个浏览器厂商(比如Firefox、Opera)合作,成为其独家的搜索引擎。而在桌面互联网继续发展的趋势下,Google 顺势而为,2008年推出 Chrome 浏览器,截至2015年12月,Google Chrome 在全球的桌面网页浏览器使用率为 58 %

桌面浏览器市场已经触及天花板,进入操作系统市场刻不容缓。过去几年来,Chromebook 在市场上不温不火,但正如上文所举的数字证明,其对中低端 PC 市场的冲击非常大。除了象征性Chromebook Pixel 系列高达1000 美金的售价,绝大多数厂商的 Chromebook 电脑在 500 美元以内,这样亲民版的售价的确可以争取到不少轻度甚至中度 PC用户。

如今,整个 PC 市场基本陷入停滞状态。2016 年年初,Gartner 的报告指出,全球PC销量降至自2007年以来最低。去年以来,苹果先后推出两款标榜取代 PC 的iPad Pro ,不过由于价格太高以及生产力应用的匮乏,导致市场反响并不积极。在PC 传统厂商式微,苹果还未真正发力的语境下,借助低价以及海量的应用,Google 的Chromebook 或许能给沉闷的 PC 市场带来复苏的迹象。

当然,摆在 Google 面前的还有两个不确定因素:如何保障用户在桌面的无缝式体验以及如何打开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后者,似乎比所有的技术问题更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