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 新算法争议、豌豆荚的命运、文化差异毁掉互联网跨国公司

Facebook 新算法的争议Takeaways

全美 62% 的成年人通过社交媒体获取新闻;

Facebook 新算法对媒体业来说影响巨大,而对普通用户来说,一个新的信息茧房再所难免;

一个例子:

Take the recent media boom about Brexit, the controversial vote in the UK over whether to lea......

对互联网的迷恋是一种新乌托邦

瓦埃勒·古尼姆(Wael Ghonim)是原来 Google 在埃及的员工。2011 年,他推动了一场社交媒体革命,这场从线上到线下的革命最终让穆巴拉克下台。

但可悲的是,埃及并未进入一个正常国家行列。瓦埃勒·古尼姆随后几年开始反思,并将自己的一些想法通过 TED 分享出来。以下为他的几个核心观点:

我不知道如何应对谣言。如今,强化人们的偏见的谣言,可以在数以百万计的人群中被取信和......

别开玩笑了,社交网络并未改变世界

早几年看一部关于海盗湾的纪录片,名字很有意思:《TPB AFK: The Pirate Bay Away from Keyboard》。请注意片名后面的「Away from Keyboard」,这是影片中海盗湾成员反复向法官们陈述一个概念:现实生活与虚拟社会绝不是截然不同的两个社会,现实生活仅仅是远离键盘(Away from Keyboard)而已。

人类是社会性动物,无论现实还是虚拟,他......

Facebook 新效应

《纽约时报》的一篇专栏谈及新一代的 Facebook 效应:Facebook是如何温水“煮”我们的

我们读的小说、看的电影、听的音乐也不例外,可怕的是,接触的思想亦如此。它们不会受到挑战,而是会不断自我证实和加强。通过给特定的博客加书签、将社交媒体讯息个性化,我们订制了自身消费的新闻和能够接触到的政治信仰,程度之深超过以前任何时候。这种行为决定了我们生活的色彩,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将生活中的......

社交网络,一场游戏一场梦

麻省理工社会学教授雪莉·特克尔的《群体性孤独》1是一本被低估或被错估的好书。站在社会学的角度,特克尔希望重新发掘「亲密关系」—这不仅是人与人,也是人与虚拟助理以及人与机器人之间。

比如社交网络为何让我们变得孤单?

特克尔这样写道:

他们在社交网站上培育友谊,同时又怀疑他们是不是真的朋友。他们整天联系但并不确定他们是不是真的在交流。他们对友谊感到迷茫。数字化的友谊发生在表情符......

社交网络的另类亲密

《纽约杂志》的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Good Morning, User! Welcome to the New Intimacy Economy ,社交网络已然创造了一种新型的亲密关系:

Pretending at closeness is really the only way forward for anyone who wants to make money on the intern......

Facebook 姓「社」还是姓「资」,这是个无解难题

本周出版的《经济学人》有篇文章Censors and sensibility 指出:随着 FB 影响力的扩大,政治人物越来越开始质疑其对政治走向——比如美国大选,再比如阿拉伯之春的「操纵」:Facebook is no longer just a destination for virtual socialising but a media company that can shape publ......

认真思考一个问题:当你打开相机时你要得到什么

As We Become Cameras

把「时间」在人类社会的变化与摄影的变化做对比很有意思,某种意义上,「时间」塑造了资本主义社会的社会经济发展,比如交通、比如通信,如今我们不会被什么是时间所困扰,就像所谓的「沉浸式」体验,人类显然对时间没了概念,那照片会成为下一个「时间」吗?

The ubiquity of time makes stamping it with a mora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