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继续挖角微软人工智能人才

(11:37:27 更新)腾讯的人工智能研究布局更进一步,挖来前微软美国研究院语音和对话组首席研究员俞栋,出任 AI Lab 副主任并主管西雅图实验室,来自腾讯科技的报道

AI Lab聚焦四大领域的基础研究,包括:计算机视觉、语音识别、自然语言处理与机器学习,力求全面覆盖,并深层次拓展AI的前沿技术能力。同时发展AI在具有腾讯特色的四大业务场景中的应用能力:内容 AI、社交AI、游戏AI和平台工具AI。

俞栋介绍,在腾讯AI Lab的研究体系中,美国西雅图AI实验室将承担一些语音识别和NLP的基础和前沿研究工作,并试图解决这些领域更困难的问题,位于深圳的AI Lab则将继续基础研究+快速应用的结合,把在四大领域的研究和技术比较快的应用到实际场景中。

华为人的另一面是中国现代企业的写照

(10:06:15 更新)坦白说,《人物》杂志的这篇报道有一些硬伤,比如大量援引冀勇庆的观点,这种单方面的引用导致在论证时不免出现偏颇,当然也可能因为实在找不到其他人愿意出来说话,毕竟,大公司的公关体系还是很强大的。除了这个硬伤,本文还是勾勒出华为人的另一面,比如这个:

李鹤在2011年加入华为,此前他在学校工作,「属于家里没有钱」,上一份工作「几十人民币都是很大的钱了」,对于「钱」尺度的极大拓展是他在华为工作6年来最满意的人生收获之一。

「动不动谈一单就是1000万美金,3000万美金,5000万美金……200万美金的项目我们都不愿意碰,」李鹤强调,「对钱的这个概念变化比较大。」

其好处是,这让他开始敢想以前很多不敢想的事,「觉得是天方夜谭的」。以买房举例,「那些没钱的人觉得几百万的房子,谁买啊?哪儿那么多有钱人买啊?我现在觉得,如果一年有50万的收入,几百万的房子很便宜啊,那我甚至觉得(中国)房子还是略便宜了一点。」

对李鹤而言,一件东西是不是自己的被看得很重要,当问到有什么日常爱好,他有些不解,「除了工作没什么感兴趣的,没什么觉得好休闲的。」他喜欢出差,喜欢住酒店,喜欢早餐都准备好,什么都不用弄,「挺爽的。」但他从不旅行,「因为我对这个(也)没什么兴趣。」比如去伦敦,「住的地方其实很不错」,离白金汉宫和离海德公园都很近,「走五六分钟就可以到」,但就是这样,他声称自己也懒得去走,「这些房子又不是我的,我去看它干吗?」

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这并非华为的个案,而是中国所谓高科技、高薪企业的真实写照,这种机制让员工成为离不开某个企业的附庸,最终的结局也已经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