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剪报 2017-05-04

内容创业的另一面:洗稿与做号江湖

(11:29:12 更新)科技媒体 PingWest 一篇文章介绍了自己原创的文章如何被各种洗稿的「悲惨遭遇」,这位 PingWest 女记者委屈地写道

洗稿,说简单一点,就是高级抄袭。

在这篇马斯克建立新隧道公司的文章里,我针对马斯克这家公司在2017年1月27日以及2017年4月28日先后两篇报道的大部分内容被抄袭在了差评在4月28日的文章《上天就算了现在还要挖地?马斯克是要变孙猴么?》。

首先,差评和我文章中对于马斯克在社交媒体上公开隧道项目内容的截图完全一致。在我本人写这篇文章时,阅读了马斯克个人社交媒体上超过百条回复内容,并截取了我个人认为最重要的几段。如果你仔细对比这三篇文章,你会发现差评君和我真的是心有灵犀到实在让人害羞。

事实上,这已然是所谓内容创业的常态,前不久,曾有一篇文章专门揭露了这些专业洗稿人的江湖,又曰「做号江湖」

比起内容“生产者”或者“搬运工”,“做号”是一种更形象的说法。它指的是通过运营者前期注册大量的自媒体账号,然后通过抄袭、洗稿、伪原创等各种低成本生产内容的方式,再通过各大平台渠道分发出去,获得大量流量,从而赚取广告分成。

虽说现在大量的互联网都开始把内容作为流量入口,甚至连VPN上网的都有自己的内容feed流,但由于开通广告收益或者有平台补贴的平台主要还是今日头条、企鹅自媒体、UC订阅号、网易号、百家号,因此这些平台是做号者的主战场。 

他们中有还在念大学的学生、有在企业上班的白领、也有在三线城市工作的公务员,也有全职做的机构。共同特点就是:男性居多,年龄集中在18-30岁,住在非一线城市,“网感”很好。 

他们的日常生活是疯狂攒稿——最早是直接搬运,一字不改地抄袭,后来各大平台上线了原创保护后,同平台抄袭变成了跨平台抄袭,比如从头条号里抄一篇发到百家号里,一些熟练的做号者,还会顺手调整段落的顺序和语序,躲避算法检测,这相当于双保险。

今日头条也好、UC头条号也好,一点资讯也好、你们看到的、吐槽的那些的水文或者垃圾稿,那些标题党和耸人听闻的文章,90%以上是由这些“职业做号人”生产的。

对于做号者来说,传统的那一套:不论是策划选题、采访这些新闻流程,还是一般写作中所要求的逻辑性和文笔,统统都不重要,他们只关心流量,以及流量背后的收益。

权利丢失给中国人工智能弯道超车带来曙光

(11:06:56 更新 )在一篇来自 Information 的报道中,李开复认为,中国人工智能超越美国的重要优势,就是中国人对于权利的漠视,比如人脸识别数据,下面是雷锋网的编译

虽然美国经常通过亚马逊 Alexa 和 Google Assistant 抢占头条,但事实上中国在面部识别技术上却保有领先优势。“在中国,公安部门管理者巨大的数据库,通过它中国的面部识别技术有了飞速发展。”李开复说道。眼下,他投资的人工智能开放平台估值已达 10 亿美元,该公司还能直接接入国家数据库进行身份比对。李开复表示:“在中国,人们并不介意满街的监控摄像头。”

借助这一优势,旷视科技的 Face++ 已经甩开竞争对手一个身位,蚂蚁金服也成了它的客户,Face++ 已经成了相当成功的商业案例。

“在美国,事情可就不一样了,谷歌眼镜没能成功也是由于这个原因,因此中国在面部识别上优势巨大。”李开复说道。“如果其他技术未来也遇到法律或道德问题,恐怕美国的速度还会受到影响。”